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没事
          袁天轻蔑的笑着说道:“秀儿,那个男的交给你了,就当练练手,至于这个女人,我来好好管教一下她。”

           “好嘞。”秀儿笑着说道,自从步入炼气期一层,他还没有真正的与人对战过呢,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那一男一女看到袁天和高秀如此嚣张,心里也极为不爽,纷纷出拳攻击。

           高秀面对黑衣男人的凌厉进攻,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是迎着对方的拳头猛击而上。

           红衣女子从腰间抽出一根红色带子,对准袁天就是猛抽而来,看似柔软的带子,在空中划过之后,立即变的好像皮鞭一样坚硬,发出响亮的一声,带着杀气袭来。

           袁天不敢托大,如果被这个带子抽到,恐怕身上要留下很深的印记,或者很有可能废掉,立即闪躲开来。

           砰!

           坚硬的檀木桌子,立即被击打的粉碎,不仅如此,就连地板上都留下很深的印记。

           “这带子果然不一般,竟然能够散发出如此大的力道,恐怕若是击打在一般人身上,至少要废掉一个零件吧。”袁天在心里暗叹刚才闪躲的及时,如果真的被击打中,恐怕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那女子看到袁天躲开,心里也是一阵愕然,只是短暂的失神,便继续挥动着带子击打而来。在她手中的带子好像没有任何力道,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当带子划过空中之后,便会焕发出无尽的力道,招招都是对着致命部位击打而去。

           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女子的攻击次数不下百次,整个房间在巨大的轰击之下,乱成一团,地上和墙上,都留下了抽打的痕迹。

           “这小子莫非真的有些本事?”猫叔的心里有些打鼓,不过他更相信女子的实力。

           轰!

           女子又是一次没有抽中,心里有些恼火,不停的喘着粗气,胸口起伏不定,香汗淋漓。

           “我念你是你个女人,不想与你交手,刚才的招数是让你的,如果你再不识抬举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袁天面色有些阴冷的说道。

           女子开口说道:“哼,张狂之徒,如果有本事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不要装作道行很深的样子,堂堂一个男人,就知道躲闪。”

           “既然你不想活,那就去死吧。”袁天语气中充满了杀机。

           这时,女子再次挥动着带子袭来,速度比之前更快了,每一次抽出都像是刀子一般,气势无比强悍。

           袁天散发出神识,能够提前感应出每一次带子的落地点,很是轻松的躲闪过去,就在某一刻,当带子落下,力道达到最低点的时候,袁天猛然灌输元气在手中,紧紧地抓住了那根带子的末端。

           女子立即感应了出来,心里一阵错愕,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抓住她的无影带,手腕迅速发力,这就要把带子扯过来。

           袁天早就意识到了,哪里还会给她这个机会,元气立即输入到带子中,把刚要绷紧的无影带,给震碎了。

           红色的带子化为了粉末,在空中洋洋洒洒的落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怎么会抓住无影带,即使是侥幸抓住,也不可能给震碎的,不可能。”女子瞳孔放大,不停的摇头,俨然不相信发生在眼前的景象。

           袁天笑着说道:“我已经给你机会了,我不轻易杀女人,但不代表我能容忍任何女人,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刚才每一招都想致命,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话刚落音,两枚银针散只闪过一道白光,便刺进了女人的体内。

           一声没有发出,眼睛还泛着白色,脸上疑惑的表情还没有散去,女子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这,这……”猫叔不敢相信,跟着自己三年的贴身保镖,就这么被悄无声息的给杀了。

           女人凭借无影带,曾经在枪林弹雨中把自己救了出来,而身体都没有收到任何损伤,但是现在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竟然被对方一招击杀,并且还把她引以为豪的无影带给震碎了,这如何能不让猫叔吃惊。

           而另外一边的战斗,伴随着“砰”的一声,也分出了胜负。

           “好小子,还真的有两把刷子,一般的特种兵应该都不是他的对手。”秀儿拍了拍手说道。

           通过这两个人的身手,袁天也有所感应,这三尖镇的实力,恐怕超过自己的想象,毕竟这只是猫叔的贴身保镖而已,并不是清水帮老大的贴身保镖。

           秀儿没有杀那个男人,而是把他的四肢都废了,基本上与一个死人没有多少区别,眼睛如一潭死灰,再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栽在自家门前。

           “你们到底是谁?想要怎么样?”猫叔有些担心的询问道,贴身保镖都被杀了,即使是现在再多的手下过来,也没有反抗的机会了。

           因为他刚才清楚的看到,袁天的速度是多么的快,绝对有可能在瞬间将他击杀。

           袁天笑着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是来要清水的命,听说他干了不少坏事,杀了他应该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吧。”

           要命?

           清水是一帮老大,如果他都死了,那清水帮还有存在的可能吗?想到这里,猫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清寒更是无比恐惧,本来以为回到了清水帮之后会安全的,但看到袁天和高秀真正的身手之后,早已经退到了猫叔的身后,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袁天的表情,想要伺机逃走。

           “那清水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袁天向前一步,身上的杀机立即蔓延到了猫叔的身上。

           从小就生长在三尖镇的猫叔,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不仅在清水帮内部厮杀,凭借心狠手辣的秉性,成了清水帮名义上的三当家,实际上的二把手。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获得清水的赏识,猫叔更是在与越国帮和缅国帮交手的时候,奋勇直前,虽然腿上留下了点伤痕,但极大的取得了清水的信任。

           但是现在,面对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他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恐惧,那种莫名的恐惧,来自袁天瞳孔的一抹邪笑,感觉性命完全被别人掌控,随时都有可能被杀。

           “这个,我不太清楚,如果谈的顺利,那么很快就会回来,如果不顺利的话……”猫叔最终选择了开口。

           就在此刻,清寒打断了猫叔的讲话,大声的叫喊道:“哥哥,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赶紧来人,把这里都包围起来,快,快。”

           袁天手中的银针立即出手,就在清寒刚刚逃出大厅,以为自己的性命得以保住的时候,忽然感到脖子上犹如被蚊子叮了一下,然后就失去了直觉,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

           “寒子,寒子。”大厅门外一个声音响起。

           袁天立即散发神识,看到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正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大吼大叫。

           与此同时,一队持着手枪的下人,也都纷纷围了过来,瞬间把大厅给包围住了。

           “高秀,不要向外看,你的修为还不够。”袁天提醒道。

           高秀立即会意,把身体隐藏在里面,尽量不让枪口对准自己,同时尽力的恢复体内消耗的元气。

           “谁,是谁害了我弟弟?”那胡渣男大声的咆哮道。

           袁天知道,这个人肯定就是清水,于是站出来说道:“是我,袁天,你弟弟和你一样作恶多端,自然要死,你也没有必要发火,因为你们都要死。”

           砰砰砰……

           一阵枪声响起,袁天立即躲闪开来,隐匿在大厅之中,大声的笑着说道:“清水,如果想要替你弟弟报仇,那么就进来一战。”

           面对这么多的枪支,袁天是断然不敢出去的,所以想要激怒清水,让他进来。

           清水虽然对弟弟平日里的做法不满,但那毕竟是他唯一的亲人,现在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杀,心里的那一股怨气怎么能散去,立即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这就要进入大厅。

           站在大厅内的猫叔,面对袁天凌厉的眼神,一句话都不敢说,神色恐慌的低下了头。

           就在清水进来之后,才发现不妙,因为地上躺着的一男一女,正是猫叔的贴身保镖,他们的实力清水是知道的,现在倒在地上,自然是说明了问题。

           “猫叔,这……”清水开口说道。

           猫叔没有提醒清水危险,自然也不好意思开口,只是把眼神投到了袁天身上。

           “哼哼,你们都该死。”袁天杀这种人渣,心里从来都不会有任何内疚感。

           就在清水想要动手的时候,袁天直接打出两枚银针,瞬间结束了他的性命,然后对猫叔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

           猫叔心里错愕不已,刚才他是睁大了眼睛,但还是没有看出袁天是如何下的杀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对方想要杀自己,也只是眨眼功夫。

           “请问,请问有什么交代?”猫叔咽了一口唾沫,他年纪大了,对死亡也有些恐惧。

           袁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没有杀你的打算,外面那些人赶紧让他们离开,要不然的话你必死无疑。另外不要想着报仇,要不然你也是死路一条。”

           猫叔本来就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想要在清水帮混迹一席之地享受,哪里会因为两个死人拼命,立即大声的喊道:“都退下去,这里没有什么事了。”

           袁天一直谨慎的看着猫叔,虽然他有绝对的实力从这里逃走,但现在高秀的修为不高,面对如此枪林弹雨,想要全身而退还是有些难度的。如果能够控制住猫叔,自然能够顺利的离开,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位大哥,所有人都离开了,您还有什么吩咐?”猫叔勉强的挤出来一丝笑意,只是面容下的那一丝恐惧,还是没有逃过袁天的法眼。

           袁天根本无心参与他们三尖镇的事情,现在除去了作恶多端的清水和清寒兄弟二人,便准备到绿油山上,与老A派过去的部队会合,猎杀那些凶兽。

           “以后不要作恶多端,我还没有兴趣杀你。”袁天冷哼一声说道。

           猫叔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在他刚准备一番感谢的时候,外面再次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老大,这个老狼终于被我们抓住了,现在是不是要带他进来?”

           老狼?

           袁天听到这个名字,很是熟悉,脑海中立即浮现出火车上遇到的那个中年人。

           “带进来我看看。”袁天吩咐道。

           猫叔笑着说道:“这个老狼,之前妻女在这里遇害,从那以后就一直活跃在三尖镇,骚扰清水帮,不过半年前忽然消失,没想到前几天又回来了,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击,大有与清水同归于尽的势头,现在被抓住了,不用看也无妨。”

           “你是在质疑我的话?”袁天面色阴冷的说道。

           猫叔听到之后,双腿有些发软,立即让人把老狼放了进来。

           老狼的双手被松开之后,瞳孔中立即变得猩红,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猛然发力向房间内冲来。

           只是等他看到地上躺着的清水和清寒之时,眼睛立即愣住了,因为那毕竟是他数年来都想击杀的对象。

           他现在被抓自然知道是死路一条,本来想趁着最后一口气重创对方的,但没有想到,清水兄弟二人已经身死。

           “哈哈,死了,哈哈。”老狼大声的笑着说道,然后对着猫叔说道:“既然他们两个已经死了,那我也就无所谓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老狼大哥,没必要在这里求死吧。”袁天说道。

           老狼听到声音有些熟悉,立即转过身去,发现竟然是在火车上遇到的袁天和高秀二人,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们,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难道这清水和清寒二人,是你们所为?”

           袁天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老狼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两个看起来文弱的年轻人,竟然如此轻松的干了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成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我老狼欠你们一个人情。”老狼开口说道。

           袁天摆了摆手,说道:“老狼大哥不用客气,我也不是有意帮你的,只是这两个人作恶多端,本来就该死的。”

           听到这里,老狼的神情变得暗淡了起来,接着便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原来在三年前他与妻女在多国边境做生意,遇到了清水等人,他们想要侮辱老狼的妻女。

           最后老狼的妻女不从,直接自杀了,而老狼独自一人逃走,并且立誓一定要报仇,这才不断在三尖镇骚扰清水帮,伺机报仇。

           “后来你为何出走半年?”袁天有些疑问,按照老狼这么讲,应该不是轻易放弃之人。

           老狼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当初我受了些伤,在这里根本坚持不下去了,所以才回到老家治疗的一段时间,身上的钱都花光了,实不相瞒,在火车上遇到你的时候,我身上只剩下几块钱了。”

           “既然现在他们都死了,不如我们在一起喝一杯吧。”袁天提议说道。

           猫叔立即会意,然后让手下去准备好酒好菜了,而自己一直鞍前马后,唯恐对袁天伺候不周。

           席间,袁天运用元气帮出老狼恢复了伤势,并且询问道:“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你有何打算?”

           “我,不知道,想要继续留在三尖镇,不想让更多人像我一样遭到伤害。”老狼叹了一口气说道。

           袁天眼前一亮,笑着说道:“现在清水帮群龙无首,不如老狼大哥你就在这里当老大好了,尽量的改造一下他们的恶习,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袁天对老狼十分的信任,如果把清水帮交给他,肯定比群龙无首继续混乱下去要好。

           老狼听到之后,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之色,说道:“我一定不负袁天兄弟的恩惠,定当竭尽全力的改造三尖镇,争取让战斗逐渐消失。”

           袁天看到老狼非常感兴趣,便和他共同谋划了起来,最后对猫叔威逼利诱,成功的让老狼当上了清水帮的老大。

           第二天早上,清水的死就传遍了整个清水帮,出乎意料的是,对老大换人,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关心以后的利益会不会减少。

           袁天看到老狼顺利掌权,也就欣然点头,只是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猫叔还是开口说道:“那清水能够当上老大,其中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几年前他遇到过一个道人,那道人的实力雄厚,在暗中帮了他一些忙,才成立的清水帮,现在你们若是离开,不知道那道人会不会是一个祸患。”

           “道人?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袁天询问道。

           猫叔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露面,清水说自从那一别之后,都没有见过此人,或许是已经消失了,也未必会再次到这里来。”

           没有一点线索,袁天也奈何不了对方,只能叮嘱他们一番,尽量小心行事。

           离开了三尖镇之后,袁天便和秀儿一起,向绿油山驶去。

           ……………

           “呼呼,爽,刺激,哈哈。”

           “比城市里好多了,嘿嘿,不知道这深山老林里能不能遇到野人,说不定我们还能寻找到一些宝贝呢!”

           “做梦吧,你还真以为是寻宝呢,赶紧看着路,前面的路太差了,我们还是再找找其它路线吧。”

           吉普车上是两个身着运动装的女子,一个穿着红色运动装,带着墨镜,在疯狂的驾驶着车子,嘴里高呼过瘾。

           另外一名女子,身着蓝色运动服,不知道是衣服太小,还是胸前的两团过大,反正是把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

           如果袁天在此,肯定会毫不客气的大骂这两个女人是疯子,因为她们驱车行驶的路线,正是来三尖镇的路。

           一般的部队到这里来尚且谨慎不已,但是这两个女人好像根本无所顾忌,大呼小叫的同时,还不停的猛踩油门,发出一阵阵咆哮的声音,好像很担心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一样。

           “依依,要不然放慢点速度,我感觉似乎有些不正常,这里太过安静了,连一只鸟叫都没有。”说话的是身着蓝色运动服的女子,她嘴里的依依不是别人,正是南江市柳氏集团的柳依依。

           柳依依毫不在意的说道:“龙舞,我告诉你,你就是警察当的太久了,做什么事都太过谨慎,这里地方偏僻,或许那些鸟儿不来拉屎也正常,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鸟不拉屎的地方,估计就是这里了。”

           “好好好,不过还是放慢一点为好,前面的路况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龙舞提醒说道。

           这两个疯女人正是龙舞和柳依依,一个胸大无脑,一个十分冲动,二人自从在明昆市计划到三尖镇来之后,便立即到租赁公司租了一辆吉普车,根本没有充足的准备,便一头扎进了来三尖镇的路上。

           没有精确的地图,她们早已经在山间迷了路,车上的导航也被脾气火爆的龙舞给拍坏了,但始终在一个地方绕弯,根本走不出来。

           就在路边的丛林之中,潜伏着一队人马,一个个手持长枪,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辆车在这里已经转了四圈,不会真的是清水帮的人吧?”一个尖嘴猴腮的人说道,用的是缅国语。

           另外一个看着像是头目的人说道:“苏巴,不要激动,这里面如果是清水帮的人,恐怕早已经下来了,我看多半是误闯进来的,过不了两圈就会停下来。”

           “兑拉,你说准了,你看那车子,这就要停下来了。”苏巴兴奋的说道。

           龙舞和柳依依在这里连续绕圈,眼看就要天黑了,她们心里也淡定不了,便决定停下来仔细研究一下。

           “真是出师不利,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唉,我要出来透一下气,要不然就要憋死了。”柳依依打开了车门。

           龙舞也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当初是谁坚持要到这里来的,现在喊累,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就在二人出来之后,缅国帮那一行人眼珠子瞪得浑圆,散发着一缕缕精光,他们一直在交界处游走,到这里来的女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多少年都没有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了。

           咕咚!

           当他们看到龙舞和柳依依身材的时候,一个个忍不住吞咽起口水来,尤其是那个叫苏巴的,立即兴奋的说道:“兑拉,我们是不是要出手开荤了,只是两个女人而已,不足为虑。”

           兑拉的眼睛也都看直了,笑眯眯的说道:“嘿嘿,虽然只是两个女人,不过还是要打起精神才行,如果在两个女人身上失手,那么就丢人丢大了,嘿嘿,等下那个胸大的给我,他娘的,好久没有享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