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温侯银戟
          酒楼里,白宇看着坐在对面还有些扭扭捏捏的李莫愁和一反常态,表现的很乖巧的小龙女,心中就抑制不住的泛起了得意。

           ……

           那日白宇击败郭嵩阳之后,一行几人又在重阳派住了几日才走。

           临走那天一早,白宇正琢磨着怎么开口,将李莫愁带出来,不曾想,林朝英却先开口了。

           “小子,当年我创教古墓派也是与王重阳赌气,如今我既然已经得偿所愿,古墓派便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朝英满脸的平静,白宇细细的观察着她的脸色,妄图从她的脸上看出她的意图。

           缓了缓,她又道“阿碧和芷凝可以跟着我,但莫愁和龙儿却不行,她们还太小了,不能陪着我在这终南山上老死,她们的道路还很长。”

           阿碧是林朝英的侍女,也是她的徒弟。

           芷凝是孙婆婆的名字。

           “所以,我想要说什么,你知道了?”

           看着林朝英布满杀机的双眼,白宇后脑勺一麻,赶紧慌忙的点头。

           “懂的,懂的,以后她们就是我崆峒派的真传弟子,和我一辈。

           “还有莫愁,以后你要是敢负她,小心你的小命!”

           看着林朝英看像自己两腿之间的锋利目光,白宇菊花一紧,赶紧加紧双腿,向后退了两步。

           白宇可不敢保证她会做出什么事来,对于这个女汉子界的翘楚,白宇心里怵的厉害。

           王重阳原本都安排好了,要在原本练功场边在建一座大殿,专门建立一支女道的派系,专门由林朝英带领。

           可是当他送别白宇时,在看见了站在旁边挎着包裹的李莫愁和小龙女,脸色黑的就好像锅底。

           到现在白宇一想到都有一种拍着桌子爆笑的冲动。

           ……

           一阵吵闹声打断了白宇的幻想。

           “叫你偷酒,叫你偷酒,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子,敢来爷爷的酒馆找不痛快。”

           那是对面客栈的门口,一个壮汉,作掌柜打扮,地上躺着一个人,满脸污渍也无法身上沉沉的死气,原本雪白的长袍已经被污秽染成了灰色。

           白宇看着地上躺着的人,楞了楞。

           他没想到这人这么快便堕落了。

           “好了,你下去吧,酒钱我付。”

           白宇走出了酒楼,扔了一片金叶子过去,将那掌柜的打发走。

           那人并不理会旁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躺在地上,抱着酒坛子往自己的嘴里灌。

           “吕凤先。”

           白宇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我听说过你。”

           那人却忽然跳了起来“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的大名么?”

           白宇也不生气,只是感叹道“只是为了个林仙儿,值得么?”

           “林仙儿!林仙儿!”

           吕凤先却忽然发起来狂来,声音之中包含着无尽的恨意。

           “你便没有想过要报仇么?”

           白宇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中包含着无尽的诱惑。

           “林仙儿,我要杀了你!”

           吕凤先似乎清醒了许多,咬着牙从喉咙中挤出了这句话,声音压的极低,却非常坚定。

           “不,你要杀的不只是林仙儿,还有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是了,上官金虹!上官金虹!”

           吕凤先的声音高昂了起来,渐渐的响彻云霄。

           “只要你能帮杀了他们,从此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吕凤先的脊梁挺的笔直,眼睛亮的吓人。

           他已经回来了。

           那个鹤立鸡群、孤高自赏的吕凤先回来了。

           哪怕他浑身污秽,也掩盖不了那一身傲骨。

           白宇笑的很灿烂“以后你就是崆峒派的左护法。”

           身后却忽然传过来了一个柔媚声音。

           “我劝你还是不要打他的注意的好。”

           吕凤先瞬间暴动了起来,就要扑过去,将来人撕碎。

           白宇右手运起内力,右手剑指在吕凤先胸口连点了两下,让他安静了下来。

           然后,白宇转过了身。

           那是一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

           比李莫愁多了一丝妩媚,比小龙女多了一点成熟。

           只是这张脸,就让人不敢直视了,再配上了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天下实在是很少有人能抗拒的了她。

           可惜,她遇到的是白宇。

           白宇就是少有的能够抗拒的人。

           他可不想喜欢上一个不知道和多少人睡过的破鞋。

           哪怕她长得再美。

           “为什么我不能打他的注意?”

           白宇的眼睛很亮,好似看透了她所有的秘密一般。

           “因为崆峒派绝对无法和金钱帮对抗。”

           看着白宇的眼睛,林仙儿强行将自己目光扭向一边。

           她害怕再看下去,自己会忍不住沉溺其中。

           “哦?你认得我么?”

           白宇的脸色闪过了一丝好奇。

           “能破掉十八罗汉阵,打败郭嵩阳的人,值得让人记住。”

           她的表情很认真,语气之中也没有一丝恭维。

           白宇点了点头。

           她说的是事实。

           “那你还说我惹不起金钱帮?”

           “因为上官金虹比十八罗汉阵与郭嵩阳加在一起还要恐怖。”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能不能赢?”

           “可是,我并不想让你冒险。”

           在林仙儿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一直和李云几人一起默默站在白宇身后的李莫愁原本警惕的眼神立刻充满了敌意。

           白宇心里暗暗冷笑,到如今,他已经大概知道林仙儿的目的了。

           “你今天,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林仙儿面上一僵。

           “为什么?”

           “因为,你会死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白宇转过身去,举起右手,想要将吕凤先的穴道解开。

           可是,他的身后又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可是,我倒是不这么觉得。”

           来人走得很慢,双脚很轻,落地却铿锵有力。

           白宇在此回身,只见此人一身玄色长袍,腰间挂着一双金环,一环呈金龙环绕,一环呈金凤环绕,身后跟着一个身着黄色衣衫的高个子男人。

           “呵,想不到,我的面子这么大,金钱帮最厉害的两个人都来了。”

           这句话,白宇说的是肯定句。

           “你一个人,自然是不会这么让我忌惮的,可若是再加上一个吕凤先,那可就无法让我无视了。”

           上官金虹的声音很平静,白宇并没有在他的声音之中听出一丝忌惮,反倒是隐藏着的傲气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

           站在上官金虹身后的荆无命左手前伸,缓缓的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死气沉沉的灰色瞳孔死死的盯住了白宇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