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紫霄宫中(1)
          “哼,无知小辈,本座还不屑于和一小童滞气。”身穿白衣的小矮子一脸正气,一副不屑于与小辈滞气的样子。

           可惜,微微颤栗的双腿出卖了他,很明显,刚刚白宇和计无施的那一声冷哼让他很不好受,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众人这才注意到,这白宇虽然长得不矮,可是脸上明显泛着稚气,撑死十五六岁的样子。

           殿上众人这才注意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孩,竟然被崆峒派的几人众星拱月般的围在中央。

           四师伯常敬之在身旁小声的说道“这人是华山气宗掌门鲜宇通,虽然为人不怎么样,可也有初入一流的实力,你小心一点。”

           这个世界的华山派和白宇前世所了解的有所不同,华山派虽然剑气二宗已经分家,可是并没有像笑傲江湖中一样在火并之后剑宗残留的人都放弃了华山,而是将华山一分为二,气宗由鲜于通、岳不群、宁中则领导,居于华山阳,而剑宗则由穆人清、封不平、成不忧和丛不弃所带领,居于华山阴,大有相互守望,却又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如此一来,势力不衰反涨的华山反倒是做实了五岳剑派之首的位置。

           白宇眼睛微微眯起,看样子,崆峒派是示弱太久了,随便在哪冒出来一个小瘪三都敢指手画脚,是时候出来立一立崆峒派的威风了。

           另外,刚刚站出来的那个老尼姑不知道是谁,正主还没说什么呢,她先跳出来了,这种人物在电视剧里可基本上活不过前三集,白宇心中暗暗腹议。

           旁边常敬之见白宇不断的那眼睛瞟那个做尼姑打扮的中年妇女,轻轻的在他耳边道“他就是峨眉派的掌门人,灭绝师太,脾气暴躁了些,但人不坏,大概一流巅峰的样子,不过,倚天剑在她的手中,实力极强。”

           白宇和常敬之却不知道,两人口中的灭绝师太心中却是非常震惊,之前以为,她自小被郭襄带在身边,修习《峨眉九阳功》数十年,自认为兢兢业业,没有一日放松,不敢说神功盖世,怎么也是天下少有的高手,这位久居武当山的张真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她虽不曾小视,可也并不认为比自己强多少。

           谁曾想,今日一见,对方只是隔着一两丈远的距离轻轻的抚了抚衣袖,自己的倚天剑就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硬按进了剑鞘中。

           灭绝师太赶忙收摄心神,心中却是对张三丰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另一边,场面却是非常的尴尬。

           白宇什么也不说,只是淡淡的看着对面的鲜于通。而对面的小矮子同样也是硬挺着,一言不发的回瞪着他,两人竟是慢慢的比拼起了气势。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插过来了一个人,身穿玄色长袍,一脸正气,笑道“两位都是前来参加家师的寿辰大会的,又都是名门大派出身,何必因为几句口角闹的不快,不若买我宋远桥个面子,化干戈为玉帛。”

           “和你这个无知小辈耍嘴皮子,简直就是自掉身价!”鲜于通狠狠的甩了下衣袖,仿佛这样可以发泄出他内心中强烈的愤恨一般,又说道“今日看在远桥兄的面子上,就暂且不与你计较。”说罢,便不再看白宇,转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哼...”白宇身旁的关能冷哼了一声,正想说什么,冷不防旁边却插进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弟子,不尊师长,公然顶撞前辈,果然,小门派就是小门派,什么鸟都能有。”

           白宇回头,却是看见了熟人,正是昆仑派的掌门人,何太冲。

           此人与白宇那个死鬼老爹不知道有什么矛盾,仇怨极深,以致于崆峒与昆仑这两个名派也对上了,数次公然对抗,如今在江湖上已经人人知晓,不是什么秘密了。

           白宇笑眯眯的回了一礼“在下白宇,承蒙门派不弃,现添为崆峒少掌门,怎么,不知阁下有何赐教?”

           关能这时上前一步,也不管欲言又止的何太冲,向四方施了一礼“三个月后的十五,本派将要举行掌门继任大典,希望各位前来参加。”说罢,又冲张三丰一拱首“恭贺老哥了!”说罢,从袖中抽出一张礼单,一旁早有小童接过,递与宋远桥。

           之后,关能便不管众人脸色,起身向崆峒派的座位走了过去。

           被关能无视了的何太冲脸色铁青,两只拳头死死的握在了一起,额头上青筋直冒。

           习惯了被无数弟子吹捧的昆仑派何大掌门之前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过了数吸,他才顾忌这是张三丰寿宴,今天前来另有目的,不易与这崆峒派起冲突,收摄心神,缓缓的走回了座位。

           少顷,又有神拳门、沙海帮、巨鲸帮等江湖三流帮派的掌门、长老前来。

           常敬之坐在白宇身后,之前一直小声的给他介绍殿内众人,这时见这群人进来,脸色微微一沉,冷哼了一声。

           白宇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眼睛一瞪“你见过拿些寿桃寿面的破烂玩意儿去参加一个宗师的寿宴的?哼,这群家伙恐怕是为了屠龙刀而来。”

           白宇心中惊讶,想不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四师伯竟然这么快就看透了这群人的目的,真是不简单。

           常敬之好似看出了他的惊讶,得意的一笑“小子,闯荡江湖,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由于这一下子来的人过多了,紫霄宫中连给客人坐的椅子都不够了,宋远桥只得派人去捧些圆石,密密的摆在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