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哥哥有病[3]
          那天除了强塞了几口难吃的鹅肝寿司之外,心情变好的徐天祺还带着她绕路吃了慢火煨好的大补,枸杞鸡汤。大概是真的开心,他回到医院的时候也还是保持着愉悦的神情,坐在一边的凳子上耐心的为她削苹果剥荔枝。

           徐天娇努力回想着自己当时所学的心理学内容,一边慢慢顺从地配合着他的所有举动,让他感到认同感,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对的。如果实在是遇到了不能纵容的事,就要小小的提个醒,在他看到他脸色开始转阴的时候立马说话补救一下。比如他要喂自己吃香蕉,徐天娇会在自己实在吃不下去的情况下拒绝他,当看到自己有病的哥哥神情开始变化的时候,徐天娇就会快速抢过他手中的苹果喂进他自己的嘴巴里。

           这个时候的徐天祺基本上是被安抚了,他会细嚼慢咽的把苹果吃完,并奖励似的拍拍徐天娇的脑袋以示鼓励,如果气氛合适,他还会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徐天娇她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就会慢慢地恢复正常。

           就这样在医院又观察了几天,徐天娇终于出院了。

           回到家住的徐天娇这才明白什么叫做噩梦的开始。

           大概是家里人都知道徐天祺有心理疾病的缘故,对于他偶尔的暴躁和突如其来的小脾气,徐父徐母都选择性无视,甚至为了徐天祺着想,两个人还专门搬到另一栋别墅居住,把这不大不小的公寓留给了徐天祺和徐天娇。

           美曰是希望两个人能够培养一下彼此间的感情,实际上从徐父徐母偶尔看徐天祺时愧疚的表情都能看出来,他们这是有意补偿徐天祺。

           徐父徐母是真的把徐天祺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的。就算知道他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在得知一切的根本原因是徐天娇的错之后,再多的痛苦无奈也统统化为对徐天祺的内疚。

           和徐父徐母告别之后,徐天祺就关上了门,率先坐在沙发上。徐天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坐在了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刚坐定,徐天祺就把手中的一个棕色的大信封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诺,你的毕业档案。”徐天祺伸手支起下巴看着徐天娇,穿着家居服的他看起来并没有白天那么给人压力。

           “没想到你在学校成绩还不错嘛,既然如此,那上次爸爸说的事情我同意了。”

           徐天娇把档案拿在手里,封口处已经有被打开的痕迹,联想着他说的话,很显然这得了暴躁症的有病哥哥已经看过里面的内容了。她食指不安的摩擦着档案的边沿,忐忑的问道:“爸爸说的是……?”

           “哦,”徐天祺姿势不变,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紧盯着她,深邃的眼睛乌沉沉的,徐天娇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只看了一眼就急忙低下头去。

           他轻声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解释道:“是说让你实习来我们公司的事,我记得昨天带你去吃饭的时候讨论过类似的话题。”说到这里,他又有些不开心的样子,收敛了笑容语气也有些生硬起来,“怎么,你是忘记了?”

           “不是!”徐天娇赶紧否决,一看到他这个样子,仿佛又有些坐立难安了。

           徐天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好久,最终沉着脸站起身一言不发的往楼上走去。

           看到他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徐天娇这才松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档案袋放在桌子上,取出里面的文件和资料。

           里面那些生涩又隐晦的文字简直是让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够用的大脑此刻更是像是被塞了柔软细腻的棉花一般,昏昏沉沉,一个头两个大。

           “07级经管系2班徐天娇毕业总成绩单”几个字更是看的她头皮发麻。

           那一串串陌生的课程名字都能让她变的迟钝起来:西方经济学、宏观经济管理、国际贸易……

           徐天娇仿佛看见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

           心里建起来的三角金字塔也随着这陌生难懂的名称开始一点点崩塌。

           行……这个可真的是绝了!徐天娇想把手里的资料全扔出去,眼不见为净,学这么难的东西她是真的一点都不会的啊,不仅一点都不会,光看这些名字她都能从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觉窒息感。

           再看看原主的成绩……

           呵呵,除了财政与税收是b之外,其他全是a。

           这逆天的学习成绩,逆天的脾气性格,还有自己家逆天的哥哥……

           徐天娇感觉自己一脸血。

           不仅如此,这血还是永远擦不掉的那种……

           大概是脑内记忆作祟的原因,徐天娇在放下资料起身去往厨房的时候,关于自己所学习的知识和一些曾经没有回忆到的时候竟然全部想了起来。

           比如推行公式的算法,自己蹩脚的英语再套了记忆之后可以流畅的说出一大段,还有就是……

           wtf?自己居然有个男朋友!!

           徐天娇大脑卡壳了。

           而且这个男朋友还是自己瞒着全家偷偷谈的!唯一的知情人就是自己玩了六年的朋友何子欣!

           毕竟玩了六年,徐天娇自然是什么都会对她说——包括了自己家有病的哥哥。如此以来,就导致了何子欣知道徐天娇这种时不时不出门的情况是常见的,在她住院到现在为时9天的时间里,也和以前一样没有联系。

           然后,里面就换了芯!

           不不不,这些和闺蜜之间的八卦或者倾述都没有关系吧,关键就是自己为什么会有男朋友啊?!这么麻烦的烂摊子就要怎么做啊?

           徐天娇打开手机,看着未接来电22里没有备注的那个电话号码--原主没给备注是为了防止被加人看出倪端,如果没备注来电被家人看到,就顺口说是朋友的朋友就好。

           这智商真的是感人……对方这么频繁的打电话,就算没备注也不可能是朋友的朋友啊!!

           徐天娇收起手机双眼放空看着前方,黑色的长发散散的落在胸前。

           她真的是恋爱经验缺乏啊,更可况她也不喜欢这个男朋友。这下要怎么办?按着自己哥哥对自己这么严的控制和监控,如果发现自己交男朋友自己就死定了!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先把自己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甩了吗?

           可是我要怎么做呢?

           徐天娇唉了一声,打开手机,试图从手机里再找出点什么线索。突然,她把目光投向了微博app。

           秀气的眉毛挑起,她心中有了一个计划。

           提问:现下的小情侣们,最喜欢在微博上做的事情是什么?

           跟着男朋友一起上街买买买?还是刷微博看时事热点?到处去旅游拍照回来晒?更或者是半夜晒食物让别人中毒?

           都不对。

           在微博这个广大的平台上,热恋中的小情侣们最喜欢秀!恩!爱!!

           在一起了要发个自拍庆祝一下,聊天很开心了也发个自拍编辑一段话,就连分手或者吵架后的复合也要出来秀一秀。

           作为他们的朋友来说,和他们在一起都会时不时都要被塞一口狗粮,或者吃一碗甜的齁人的饭。

           但总有例外嘛。

           比如自己家哥哥一个眼神都能吓出翔的原主徐天娇,她就是那个就算谈了朋友也是不敢秀恩爱的家伙。

           如果秀了别人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就会被自己的老父亲谴责,或者是被自己家的哥哥弄死。

           但是让别人看不见的秀恩爱又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一开始和江浩(就是她男朋友)谈恋爱的时候,徐天娇就把一些东西说的清清楚楚。

           例如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不能公众秀恩爱(连手都不可以牵!),朋友圈不许发照片(单人照片也不行!),约会不能告诉别人(你得说你去打游戏去了!),同时在不见面的情况下一天最多两个电话,别指望给备注,因为宝宝胆子小怕被弄死所以别妄想我叫你老公……等等一系列对于热恋中的情侣来说很为窒息的条约。

           更让人听了窒息的是,这个叫江浩的男孩子居然坚持下来了!!

           妈的真的是撑死一天两个电话啊我操!!

           徐天娇抽抽嘴角,点开微博,大致翻看了一下原主更新的博文和转发的内容

           --就闭着眼睛选择了全部清空。

           ……转发的全是情感博主和星座解密,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无病□□的话啊!一点营养都没有!

           徐天娇简直要质疑原主的心态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她得在被徐天祺发现自己谈朋友之前,先把事情解决了。

           徐天娇深吸了一口气,清空了手机里所有的相册,又喝了一大口冰冻的冷水,毅然决然的站起身向楼上走去,停在了徐天祺的房门口。

           隔着门听着里面安静的声音,她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得厉害。请不要误会,这绝对不是什么少女怀春,站在自己心爱人门口的悸动。

           举起仿佛有二十几斤的右手,徐天娇闭上眼睛敲响了房门。

           她走了。

           她要去作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