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游泳冠军[5]
          时间一晃眼就到了比赛。

           天气好,外面还吹着慢悠悠的风。像这种挂着太阳和白云,伴有微风的日子里,最适合游泳和马术了。

           在经过这两天有意无意的对话和碰面,徐天娇已经在唐昊洲眼前攒够了存在感。除了每次吃饭都会碰到打声招呼之外,徐绍辉不愧是爱女狂魔,为了让徐胜阳能够保持好心情,甚至他为了让徐天娇答应他以后好好训练,他组队好友老江两个人,有意无意就把唐昊洲叫过来一起聊天玩耍。

           老江叫江景城,也是个马术师。本应该说一个骑马的和一个玩水的应该凑不到一起去,可唐昊洲是他表系的小侄子,除了得老老实实叫他一声叔叔之外,有时候不怎么过分的要求还不能拒绝。

           而老江这个不怎么过分的要求就是,不断的约唐昊洲出来玩。

           按他的话就是:“你一个二十岁年级轻轻的小伙子,怎么?还不如我们这些四十岁的人有活力?”

           还好中间也就只有一天等待时间,老江再怎么缠着唐昊洲,也不能玩出个花来。

           这样想通了,唐昊洲在日常训练完接到江景城的电话的时候就就老老实实跟着出去。

           一出去,就看见不仅自己叔叔在,得,昨晚那个偷窥自己,找自己要签名的小女孩也在。

           老江就会以“诶呀我们年级大了不和你们玩了”为理由,和徐绍辉两个人跑到马术训练场比赛马。

           是的……

           老江答应徐绍辉这个爱女狂魔的前提就是能和徐绍辉大战八百回合。

           留下唐昊洲默不作声。

           你们和小女孩没共同话题,你们以为我有吗?

           二十岁的人了和十四岁的小孩在一起玩,是想让我教她补习课文之类的吗。

           唐昊洲在心里想着,坐在凳子上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更不知道怎么找话题——-他其实也不怎么想和一个初中生聊天。

           而这边的徐天娇在想通了徐天祺是徐天祺,唐昊洲是唐昊洲之后,整个人都变的轻松起来。

           想到之前所说的现在的唐昊洲还没有抑郁症,整个人心理压力又是减轻了许多。

           人一旦放松下来,话题就会变多。她先是试探性的问了一些游泳的问题,见他依旧寡言但是稍微有点兴趣的时候就转移话题,把游泳牵扯到日常引出新的事情来说。

           唐昊洲最开始是敷衍,后来发现徐胜阳喜欢说话并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后就随她去了。

           两个人在一起基本上都是徐天娇噼里啪啦的说一大堆,唐昊洲只需要默默的嗯一声,或者适当的说几句话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就可以了。

           唐昊洲最开始觉得徐天娇废话多,但是见她像个小陀螺一样不停的转来转去,说出开心的事情,忍不住心情也开始跟着一起变好。

           他适当的放松一下底线,徐天娇就更贴着他了。在徐天娇一系列的干扰下,唐昊洲不仅加了徐天娇的微信,还私密的互相关注了微博。

           晚上两个人还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考虑到唐昊洲晚上有可能要再去游泳,徐天娇就像个小尾巴一样晃晃荡荡的跟着他一起。

           唐昊洲心里很别扭,很想拒绝。

           满嘴的话看到徐天娇的时候又说不出来。

           算了,不过是个小女孩。

           唐昊洲面无表情的这么安慰着自己。

           期间徐天娇也询问了很多有关这次大会的事情,可当她跟着大部队来到会馆才知道这个交流会的规模有多么大。

           她本以为在度假村里居住的运动员已经是全部了,没想到来了会场之后更是碰见了好几支来自不同地区的队伍。

           徐绍辉还能遇见一两个相熟的对手,保持着矜持的状态俯首点头,并抽空把徐天娇从身边拉出来给大家介绍。

           徐天娇保持着徐胜阳一贯的个性,顶着这张好看但是傲慢无比的脸一个个点头,叫了叔叔阿姨。

           唐昊洲跟着队伍往前走,看了一眼站在原地陪着徐绍辉和别人聊天的徐天娇。

           从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看到了不情愿和着急,还有那有意无意的傲慢姿态。

           想到她找自己要签名的时候,脸上满足的笑容还有前天晚上在室内游泳室时她慌张的样子,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很快又恢复到波澜不惊的样子。

           果然是小孩儿。他想。

           徐天娇好不容易陪着徐绍辉说完话,一扭头就发现队伍已经进会场了。有些埋怨的瞪了徐绍辉一眼,徐绍辉好脾气的纵容,带着她从运动员专用门走进了会场。

           这个为时五天的比赛很出名,虽说打着‘交流会’的名义,但实际上却有很多专业人士在里面选角培养,让他们能够进入国家队甚至是走向四年一度的世界级比赛中去。

           徐绍辉就是想让徐天娇能够在四年之后的交流会上,用马术三项打败所有的对手走进国家队。

           这是徐绍辉对她的期望。

           徐天娇撑着下巴看着徐绍辉有些泛白的鬓角,还有平日里略显心酸的举动,心里想要帮徐胜阳完成这个目标,实现徐绍辉的心愿。

           徐绍辉把她手中的牌子给她带好,“我去前面运动员看台。你在这里坐好,比赛完了就等我过来,知道了吗?”

           徐天娇点点头和徐绍辉说了再见,就乖乖的坐在第二排的观众席上等待着一个小时候以后的游泳比赛。

           周围坐着的基本上都是漂亮的女孩子,如果没有规定会场不能进行规模性的喧哗,大概这群少女都能扯着嗓子大声的喊出唐昊洲的名字。

           虽然唐昊洲不喜欢说话,为人内敛甚至不善于交流还能吸。

           可是他长的好啊!

           身材好啊!

           不喜欢说话行啊,闭嘴俨然就是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

           #我们就是喜欢看唐昊洲的脸怎么样!#

           这是她刚刚刷出来的一个话题。徐天娇抽了抽嘴角,点开了这个微博话题,发现里面好多人都偷拍了唐昊洲的照片,甚至还有人潜入了运动员内部,偷拍了他在后面活动身体的照片。

           看来人的样子和微博内容,似乎也是个运动员。

           真可怕!唐昊洲的太太粉居然潜入了运动员内部!徐天娇抖了抖身子,大拇指往下滑动,有一条微博话题刷入眼里。

           #唐昊洲李志俊#

           徐天娇“嗯?”了一声,疑惑的看着那个叫李志俊的少年,想到他是那天晚上说要给自己签名给被拒绝的人。

           话题的发起人拍了一组照片,第一张照片上李志俊笑的一脸灿烂递给唐昊洲一瓶水,唐昊洲因为是背对着的原因只照下来一个看不到表情的背影,但是通过他伸出去的手表示他接下来的动作。

           第二张照片是唐昊洲喝下水,而李志俊拿着毛巾给唐昊洲擦汗。

           还有第三张第四张……

           网上一堆人刷这个话题炒cp,好多人都说李志俊和唐昊洲简直是配了一脸,两个人从一起入队六年感情真好之类的。

           感叹了一下原来唐昊洲还有朋友,徐天娇默默的伸手在这个微博下面点了个赞,又刷了几条无关紧要的微博,下面就传来了国际裁判的声音。

           她看了一下平板上显示的时间,坐直了身子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因为交流会的开幕式昨天晚上就已经举行了的原因,在国际裁判说完话之后就可以正式开始比赛了。

           裁判先是介绍了这次大赛的主要规则,以及处理措施,又按着每个运动员的出场顺序为观众介绍他们是谁。

           在说到唐昊洲的时候,徐天娇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聋了。

           周围一群妹子无比兴奋的扯着嗓子大叫,这让最开始准备跟着一起喊出声的徐天娇在这个时候只能收回想法,伸手捂住隐隐作疼的耳朵。

           好在总裁判很能体会到这群女人们的威力,快速的介绍完毕之后就再也不敢提及唐昊洲的名字。

           唐昊洲站在一群人堆里,带上游泳帽和游泳护目镜的他也是依旧的吸引人的目光。光是那漂亮的宽肩窄腰都够引人注目了,偏偏个子一米九几,在人堆里还算是拔尖。

           他面无表情的活动着手腕和脚腕,在腰部和跨部轻轻的拍打了几下,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后就摆起了预备动作。

           裁判员吹响哨子,一声命下,一群人就扎进水里互相的比拼速度。

           唐昊洲的摆腿和屈臂特别快,整个人硬生生把第二名甩出了一大截,身子在他往返第二圈的时候,第二名还在第一圈的末端刚追上头。

           会场上的气氛很感染人,很多人都跟一起嘶吼,为自己喜欢甚至期望的人加油。徐天娇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无论周围的气氛有多么的好,她就是有种无法融入的感觉。

           她默默的移开视线注视着心中的人鱼第一个抵达终点,心里这才有了点轻松又愉快的情绪。

           “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她很想跑过去对唐昊洲这么说。但两个人的距离太远,更何况唐昊洲还要进行赛后的采访,她去了也是毫无意义的围观。

           通过大屏幕看着得了第一的唐昊洲向大家挥手的样子,徐天娇也跟着笑了笑。

           在赛后,徐天娇除了去观看了唐昊洲的决赛之外,就被徐绍辉逮去看马术三项了。

           看着一匹匹漂亮的马匹和马术师之间精准的配合度,徐天娇真想给他唱征服。

           太厉害了啊大兄弟!

           你们见过骑了马过越野,马的速度快,马术师的姿态还能保持直立状态的跨栏吗?见过表演盛装舞步的时候,马在下面跳的蹄子都快打结,而马术师依旧保持优雅的比赛吗?

           徐天娇表示自己真的是长见识了。

           让她骑着马围着草场跑几圈还没问题,以后来参加这种比赛还得保持这种姿势和体态,甚至要做的比他们还优秀!……徐天娇觉得自己的压力稍微有点大。

           她看着比赛场上的徐绍辉骑着黑马威风鼎鼎的样子,默默的为便宜老爹鼓了个掌。

           保持面无表情高冷姿态的徐绍辉简直是中年大妈的偶像!

           她喝下手边的一口水,刚要把水杯放回去,就看见放水杯的地方已经放上了一杯水。徐天娇皱眉看着来人,视线一移过去就看到了唐昊洲完美的侧脸。

           心里有些惊讶他居然会过来看马术。徐天娇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胳膊,收到他扭头的注视后打了个招呼。

           徐天娇:“我没想到你居然也会过来看马术比赛呀!”

           唐昊洲嗯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黑色大包,说:“叔叔让我帮他拿一下。”

           原来如此……

           唐昊洲看了一眼徐天娇,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坐在这儿的?”

           徐天娇愣了一下,对他这个问题有点八竿子打不着头脑,还是好脾气的回答:“从最开始就坐在这里了,怎么了?”

           唐昊洲唔了一声,伸手把黑色的大包放在怀里,一手夹住,说道:“我来的时候没看见你。”

           “哈哈,没看见我也……”正常。

           唐昊洲:“大概是你太矮了吧。”

           徐天娇:“………”

           笑话太冷,一点都不好笑!

           徐天娇也学着他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

           而且你这么说我一点都不开心,讲真。

           徐天娇痛恨死了自己现在的这个身高,可是又没办法改变,只能暗戳戳的心累和不爽。

           唐昊洲还没觉得他说错了话,见她不说话只以为是她也在嫌弃自己矮。瘫着一张脸看了她半天,最后面无表情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多喝牛奶多吃菜。”

           他的一个手下来,都快要把徐天娇的脑袋盖完了,偏偏还觉得徐天娇的头发软,忍不住还在上面揉了一下。

           徐天娇:“?”

           唐昊洲哦了一声,继续摧残着她幼小的心脏:“长个儿。”

           个子是你想长,说长就能长的吗?徐天娇真想一脚踹断唐昊洲的腿!让他被砍腿,让他感受一下矮子的痛苦!

           她深深的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徐胜阳是唐昊洲的迷妹,是不可能骂偶像的,更不可能嫌弃偶像或者怎么样!她绷了一会儿,终于把自己想反驳唐昊洲的话憋了回去。

           “你得了第一,我还没对你说恭喜呢!”她重新整理好情绪,强制的换了一个话题:“我还没有看到过金牌是什么样子,决赛的时候的金牌你能给我看一下吗?”

           “你想看?”

           唐昊洲声音微低的询问。

           “想!”徐天娇有些兴奋,她暗搓搓的以为唐昊洲会从哪儿摸出来一块儿金牌递给她!

           唐昊洲:“哦,没有带。”

           “????”

           有病啊你!!

           徐天娇快要被他整的炸毛了,这瘫着脸面无表情开玩笑的功力真的是很可怕啊!

           她觉得自己没办法交流,如果两个人在微信上聊天的话,她此刻大概还能发个颜文字或者表情包来买一下萌,可面对着真人版窒息的家伙,这可咋卖萌啊!?

           徐天娇在心里唉声叹气,面上就死盯着场上的徐绍辉和江景城两个人的比赛来走神,心里一直在吐槽着唐昊洲这小子。

           这场景落在唐昊洲眼中,就是专心致志看比赛的样子了。

           他看着徐胜阳黑色微卷的头发,食指和拇指忍不住轻轻的摩擦,之前那柔软的触感似乎还存在。平日里总是斜着看人的蓝色眼睛,此刻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比赛。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大概是因为光,或者角度的原因,她的眼睛更是美的出奇,如同被人收藏爱惜了好久的琉璃水晶,流溢着漂亮的色彩。

           他喉咙痒了痒,收回目光看着赛道上的徐绍辉第一个御马跨过越野赛的横栏,伸手配合的拍了拍掌。

           徐天娇正在思索自己的以后,耳边就传来了阵阵的响声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有些恍惚的跟着一起拍响了手掌,望着赛场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老爹赢得了马术三项的冠军,当下鼓掌鼓的更带劲了。

           唐昊洲看着她激动的样子,把一边的水杯拿在手里,拧开盖子准备喝一口解解渴。抬眼的时候,看见徐天娇一脸犹豫地看着自己。

           唐昊洲:“?”

           怎么了。

           徐天娇读懂了他表情的意思,有些欲言又止。又收到唐昊洲一个询问的信号后,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勇敢地伸手指了指唐昊洲包里的杯子,说道:“如果我没记错……那个杯子是我的吧?”

           “你的?”唐昊洲往着她,视线越过最右边,看着她旁边空无一人还有她放在右边的水杯,满脸的问号。

           徐天娇一扭头看见自己的杯子放在右边,顿时不说话了,她晃了晃还有半杯的水,默默的打开杯子喝了一口。这时候的她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喝水的时候放水杯的地方已经被唐昊洲占去了,她换了方向放杯子可是她给忘记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要是告诉唐昊洲他的杯子我之前不小心喝到过,他会不会直接把杯子里的水泼到我脸上啊?

           她看着唐昊洲面无表情的喝下自己喝过的水,觉得自己脸肯定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了。

           都怪这个赞助商!!

           好好的喝水就喝水嘛,为什么运动员发的杯子要一样啊!!

           徐天娇在心里有些受不了的咆哮,感受不到她情绪的唐昊洲一脸的淡定,“你喜欢马术?”

           被唐昊洲主动地询问找话题,徐天娇有些激动,她点了点头:“是啊,我爸爸我妈妈都是马术师。我以后也是。”

           唐昊洲哦了一声,没继续问下去,心里有些好她为什么之前告诉自己想要学游泳。

           “哎真羡慕你们这些游泳的,天天在水里运动,身材都会保持的特别好!”徐天娇一只手支起下巴,一只手指了指领奖台上的江景城和徐绍辉:“你看我爸爸还有你叔叔,肚子都长出来了。”

           “哪儿像你们游泳的,四五十多岁了还是很健壮并且没有多余的肥肉!”

           唐昊洲:“所以你学游泳?”

           “是啊。”徐天娇耸了耸肩。

           其实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徐胜阳这家伙想和你互动!不管做什么都行,就算是你让她抱着你奔跑在这条街上她也愿意——前提是一米五五的她抱得动一米九几的唐昊洲。

           大概觉得徐天娇是小孩的原因,唐昊洲每次和她说话都忍不住轻柔一些,再者她是小孩,就算有什么情感也只单纯的崇拜和羡慕,不会像他之前接触的人那样是为了他的荣誉接近他。

           唐昊洲看着前面对自己挥手的江景城,默默的站起身子,面向徐天娇。

           “走吧,他们在前面等我们了。”

           徐天娇说了声好,也跟着站了起来。

           一米五五的她站在一米九几的唐昊洲面前,只到他的胸部下一点,这相差40cm的距离,让徐天娇觉得自己头好痛心好累,颈椎也要犯了。

           昊洲啊,我以后可能不是你的迷妹了……你个子太高,我脖子痛啊!

           徐天娇想呜呜哭一场。

           唐昊洲扫了一眼徐天娇携带的背包,体贴的伸手接过,背在了身上,说道:“太重了,我来吧。别让你爸老给你背这个了。”

           徐天娇热泪盈眶,她觉得唐昊洲这家伙还是挺可爱的!至少还懂得为别人分担痛苦和重量!

           唐昊洲:“越压越矮。”

           徐天娇:“…………”再见,我要收回我的感动和热泪盈眶。

           她沉默的看着唐昊洲,却发现这家伙的嘴角居然上扬了一点。

           嘴角上扬是说明他现在的心情很愉悦吗?徐天娇有点懵逼,她没想到这样的对话还能使唐昊洲开心起来。……你是天然黑吗大哥?

           徐天娇心里有些憔悴。

           如果不是这张脸和徐天祺一样,她已经非常熟悉了,大概现在连着一点弧度都找不到,甚至不知道这家伙心情晴朗。

           真是难以理解。

           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是开心的都说明心态还是好的吧?

           看着唐昊洲此刻似乎轻松的状态,徐天娇相信她只要让他把这个样子坚持下去,唐昊洲的精神状态就会很正常,抑郁症什么的绝对不可能犯。

           当然,这也只是她这么想罢了。

           一切的变化发生在唐昊洲决赛完了的第三天。

           有人怀疑唐昊洲在比赛时使用兴奋剂,并匿名举报了他。

           徐天娇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正摸着唐昊洲的奖牌,一脸开心的和他讨论着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重的金子打造的金牌。

           唐昊洲淡定的戳破徐天娇知识的残缺:“这个金牌含金量很低,并不是纯金打造。”

           “哦……”徐天娇有些失望,“我还说四年之后我比赛我可以拿金牌的话,以后就算没钱我也能把金牌买了养活自己!”

           “如果能在交流会上拿到名次是有机会入国家队的。”

           徐天娇想到他拿金牌的事情,就有些急迫的询问他:“那你要入国家队吗?”

           唐昊洲伸手摸了摸那块奖牌,点了点头。

           徐天娇就顺着他的话,和他开心的讨论着以后进了国家队不要忘记自己呀要多给自己发信息之类的话。

           交流会的委员管理就是在这个时候给唐昊洲打了电话。

           许天骄亲眼看见好不容易染上喜悦的黑色眸子一瞬间变的低落起来,他对着电话说着不是我,我没有服用兴奋剂,最后大概是说了什么戳中了他的怒点,唐昊洲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徐天娇已经从电话里听出了什么来,但毕竟不是自己说的,还是想问个明白。

           “怎么了?”

           唐昊洲挂了电话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他们说我嗑药!”他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块金牌,面无表情的移开视线:“我没有。”

           “我相信你!”

           徐天娇急忙说道。

           唐昊洲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但却没有了继续和她说下去的心情。

           身上高涨的火焰和情绪,一瞬间就被这一个电话,一个质疑给扑灭了。

           就像有个人提着一桶带有冰块的凉水,在你跑步最兴奋的时候一盆子淋下来。

           把人淋的浑身湿透。

           之前明明在跑步,浑身已经热血肆意,被淋湿的你也很想继续跑起来,但是却因为太过寒冷根本没办法动弹。

           唐昊洲刚平息下来没多久,电话又响了。

           他看着放在桌子上滋滋滋响个不停地铃声,望了徐天娇一眼,最终拿着手机离开了这里。

           徐天娇想追上去,但一想到唐昊洲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不太想面对她,就停顿了脚步,傻兮兮的站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完了……唐昊洲本来就不怎么开朗的性格,这下得憋死。

           徐天娇好不容易才撬开唐昊洲心里的一点防线,勉强的能够和平相处了,就来个这种事。

           她有些丧气的哎了一声,心里也为唐昊洲担心。

           之后的两天她就很少看见唐昊洲了,偶尔看到他他也是面无表情着一张脸,坐在凳子上不说话,整个人也不笑或者是不出去做事了。

           就连他最喜欢的游泳池也懒得去。

           唐昊洲既然被举报了,交流会内部的高干就不可能把这个事当做耳旁风,当下就通知了唐昊洲到达会场进行尿检。

           唐昊洲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打死都不去尿检,甚至不接受记者的采访和总裁判的召见。

           这事本来也只是交流会内部的事情,交流会得依照运动员自身的意愿行事,就算是想唐昊洲这样被拒绝尿检,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顶多把唐昊洲批.斗一顿,不承认他第一名的身份和资格罢了。

           可后来不知道被谁传出了风声,这事越来越严重,从交流会高干的成员内部传入到了运动员的耳朵里,又通过微博传送至网络。

           一时间,很多人都在讨论唐昊洲使用兴奋剂的事情。

           #唐昊洲兴奋剂#这个话题甚至上了微博热门。

           徐天娇拿着手机一刷,就是一大片一大片人要求让唐昊洲去验尿的人。

           “为什么不验尿?一定是使用兴奋剂了!”

           “年纪轻轻什么都不好好做,学别人使用兴奋剂”

           “昊洲我们相信你,但是现在已经有人质疑你了,不如我们验尿打他们脸!”

           “唐昊洲你个垃圾……”

           …………

           她面无表情的看完这些众说纷纭的评论,无奈的叹口气。

           她明白唐昊洲的意思,唐昊洲是觉得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更不能因为别人的诬赖或者陷害而去被迫证明,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唐昊洲不想费那么大力气去一个个解释。

           唐昊洲毕竟才二十岁,思想还不够成熟,他不知道他这一时间的赌气和自我怀疑,让别人对他的看法更加不好和直观了。

           首先发生变化的就是在度假村一起居住的运动员们,他们一个个在背后讨论着关于唐昊洲吸毒的事情,等唐昊洲远远的走过来,就急忙闭上嘴一副“我们没有再说你”的样子。

           甚至以前那些粘着他,一口一个小唐,昊洲哥,昊洲弟弟的人也全部消失不见。

           唐昊洲的朋友圈本来就狭窄的可怜,经过这个事情别人更是恨不得离他三尺远,仿佛他就是个毒瘤,是个让人恶心的头号病毒,碰上了就得传染。

           网上的评论更是激烈,一群不安分的键盘侠甚至开始鼓动起人民群众对唐昊洲的恶意。

           徐天娇把平板关掉,趴在桌子上看着坐在自己面前闷着声不说话的唐昊洲,心里也忍不住变的压抑起来。

           “说话呀,唐昊洲!”

           她有些急躁的喊着他的名字。

           “说什么?”唐昊洲面无表情的扭头看着徐天娇,“问我到底有没有使用兴奋剂?”

           “不是。”徐天娇挠了挠头,“我相信你,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你!”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只要你说的话,我都愿意无条件信任你。”

           唐昊洲淡淡的看着她,又望了一眼坐在一个桌子上伸手对他们指指点点的运动员,别开了脑袋。

           “你走吧,以后别来了。”

           徐天娇被他这句话堵的有些恼火,瞪着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

           “嗯。”他没说话,声音极浅的应道。过了一会儿见徐天娇还没有走的意思,就站起了身子准备离开餐厅。

           “你站住!”徐天娇急忙跑到他面前用手揽着他,但是因为身高的原因她此刻只能高高的昂起头。她一跺脚,收回打开的手就跑到一边把一个椅子搬到唐昊洲面前,快速踩在椅子上。

           看着两个人相差并没有太大的高度,徐天娇满意的点点头。

           “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你说清楚,为什么不让我来找你?”

           唐昊洲看着她爬高上低的样子有些担心她会摔倒,听到她这个问题没有做声,只是眼睛牢牢的盯着她的右脚边。

           “说啊!”徐天娇一手叉着腰,一只手戳着他坚硬的胸膛,娇蛮劲儿也在两个人熟悉之后发挥的淋漓尽致,“你再不说,我就走了,真走!”

           唐昊洲黑色的墨瞳终于舍得和她对视了,他伸手指了一下徐天娇的脚边,淡定的开口:

           “有只死老鼠。”

           徐天娇:“!!!”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冒烟了!不仅如此,脑袋也在一阵阵的顿疼,当下就一个蹦起双手抱住眼前的唐昊洲尖叫一声。

           卧槽!死老鼠在我脚边我还特么一直和你逼逼!

           你是早看见了吧!为什么不提醒我!

           徐天娇的心仿佛被一群唐昊洲游着泳比着赛快速游过。

           “快把这个凳子给我拿开!”她这么说着,脸往唐昊洲身上埋得更深了。

           唐昊洲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用毫无波澜的声音说道:

           “骗你的,是蜘蛛。”

           你大爷。

           徐天娇一脸恼怒的从他怀里抬起头,突然想到两个人之间的动作,抿了抿嘴巴就要跳下去。

           唐昊洲也不拒绝,但还是轻轻的弯下了身子降低了高度好让她更轻松的跳下去。

           徐天娇站在原地,告诉自己无视唐昊洲这个二愣子,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整理了好半天情绪,她才又组织了语言和唐昊洲说话:

           “我想和你说,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最棒的,我相信你。”

           “你说过。”唐昊洲淡定的说,他低头看了一眼徐天娇,放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握紧了,“我明天去验尿。”

           不是吧兄弟,验尿!?你不是不验尿吗?

           徐天娇困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唐昊洲扫了一眼周围看热闹并议论纷纷的运动员,伸出手摸了摸徐天娇的发顶,最终没有回复徐天娇的问题。

           清白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在背后议论纷纷。

           就当是维护一个小粉丝信任又执着的心吧,他想。

           随着他要去验尿的决定,徐天娇心里也松了口气。

           验尿的话可以证明清白,既然能证明清白,就不会有人再站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了,这件事情也会得到圆满结束的。

           她很开心唐昊洲能够想通这个道理。

           但是两天过去,在唐昊洲夺冠的第五天。一条由交流会委员管理发布的消息登录上了报纸和各大媒体的头条。

           【唐昊洲尿检呈阳性:唐昊洲此前在x市举行的第七届交流会中取得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赛中获得冠军,委员会受到匿名举报对其进行尿液检测,结果为阳性。此发证明:唐昊洲男子400米自由泳成绩作废!】

           徐天娇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脑袋一麻,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碰到了,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

           她看着网上讨论着唐昊洲以前成绩是否服用兴奋剂的言论,默默的在下面帮着唐昊洲评论了几句。

           微博刷完,又去看了一下各个媒体和电视台报道的新闻,无一不是表达了对他的失望和厌恶。

           唐昊洲完了!

           徐天娇有些难过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