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游泳冠军[6]
          再次看到唐昊洲的时候,徐绍辉带着她准备离开度假村。

           他最近几天过的很不好,巨大的舆论似乎让他没办法好好休息。一闭眼睛都会忍不住想起别人失望的眼神,还有扩散在网上的各种骂声。

           唐昊洲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想到最近父母打来的电话,话语里没有安慰和信任,一上来就是逼问是否使用兴奋剂,曾经家庭的骄傲似乎也变成了家庭的败类。他默默的把背包背好,听到着周围不加以掩饰的讨论声,脑袋更是疼痛欲裂。

           他还很早前就得到了国家队的邀请,来参加这个比赛只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这个实力,想靠自己的实力竞争名额而已,却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栽了跟头。唐昊洲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李志俊这小子更是在他出事后彻底远离了他,六年时间的陪伴说到底还是比不过自身前程的重要。

           “……唐昊洲,唐昊洲!”

           清澈动听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唐昊洲恍惚的扭过头扫视了一眼,想起这个时候大概也就只有徐胜阳才愿意和他说话,又默默的把头低下去,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她今天把黑色的长发披了下来,头上反戴着一个白色的鸭舌帽,穿着白色印花上衣,下面是蓝色的长裤,蹬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朝气。

           “唐昊洲,我叫你这么半天,你怎么不理我啊?”徐天娇伸手戳了一把唐昊洲的腰,想到他现在的心情,又轻轻的把手收了回去,一脸的小心翼翼:“唐昊洲,你别想多了,这事肯定哪儿出了问题!”

           “我们大家都相信你,这个事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徐天娇拽住他衣服下摆,“你不要不开心。”

           唐昊洲不说话。

           徐天娇心里一阵阵着急,继续说道:

           “更何况以前的那些游泳比赛更是进行过尿检和药物抽查,网上那些说你以前也是靠兴奋剂取得名次的人你根本不要理会。”

           “不要觉得别人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你,相信你的人根本不需要解释都会相信你的!”

           她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拼命的给唐昊洲灌着鸡汤和心灵饲料,就希望他能够稍微振奋或者在心里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

           见他依旧沉默,徐天娇忍不住加大了音量。

           “唐昊洲,你说话呀!”

           别沉默啊小哥,你一沉默我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本来嘴笨就不怎么会安慰人,你再一不说话,岂不是更加没救了!

           唐昊洲听着她清甜的声音,望着她那张没怎么长开的脸有些出神。实际上并不是和她所说的那样大家都会相信他,就连自己的爸爸妈妈都觉得自己服用了兴奋剂,甚至打电话逼问自己。周围的人更是不用说了。

           真正意义上相信他,并且不愿意离开的,也就只有为数不多的身边几个朋友,网上的粉丝还有徐胜阳了。

           唐昊洲不知道此刻应该带着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小姑娘,他微微低着头弯下腰,伸出骨骼分明的大手放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

           “谢谢。”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谢谢。

           徐天娇看着他已经没了神的眼睛,难过的瘪了一下嘴。

           她快速跑到徐绍辉面前,把她的那个充满羞耻感的行李箱拖到唐昊洲面前,伸手指了指:“你看,这个是你。”

           唐昊洲心情有些微妙。

           怎么说呢,虽然知道徐天娇是为了安慰自己才把这个印有他半□□片的行李箱拖给他看的,但是在别人手底下看自己这样的照片还是有些尴尬。

           唐昊洲只能嗯一声。

           徐天娇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黑色的马克笔,递给唐昊洲。她一手指着行李箱,一脸期待的仰头看着他,“帮我再签个名吧?”

           唐昊洲看着她,她的话仿佛激起了一股暖流,正慢慢的顺着血管流入心脏。

           他说:“好。”

           他蹲下身子,拿着黑色的马克笔在行李箱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行如流水。

           徐天娇看着蹲下来比自己矮一些的唐昊洲,不知怎的,伸手摸了摸他硬硬的黑色短发。

           “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唐昊洲深色的眼眸盯了她看了老半响,轻声的回答道:“好。”

           徐绍辉在前面催着徐天娇赶紧过来集合,她站在原地又看了唐昊洲一会儿。

           唐昊洲站起身对点头:“你去吧。”

           徐天娇默不作声的低着头,拖着箱子就往前走。

           她总觉得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但是又说不出是怎么回事。同时对自己也很失望,明明找到了他以后会发病的原因理由,以自己现在的能力状态,居然连阻止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在一边看着他就像是走泥潭一样越陷越深。

           徐绍辉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慰道:“别难过,爸爸相信你,所以也相信他。”

           徐天娇闷声不说话,抬头看了一眼徐绍辉,又扭头看向远处的唐昊洲。

           他和老江站在原地,背着一个黑色的大包,周围呈现了一大片的真空地带。双眼似乎是有些无神的看着前方,精神也不是怎么好的样子。

           虽然老江在一边不断的开导着他,但是从唐昊洲的身上还是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让人难过的气息。

           似乎天地间就剩下了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难受?”徐绍辉问。

           他之前看着徐胜阳去找唐昊洲的举动并没有阻止,回来之后更没有谴责她,那是因为他觉得徐胜阳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想做什么事情,做了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决定的。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看见自己家女儿难过或者不开心,徐绍辉也会进行关心和开导。

           徐天娇望着徐绍辉,心里觉得这真的是不公平:“为什么没人相信他,而且都喜欢把他的荣誉给摸去。”

           徐天娇真的是替唐昊洲委屈,“他之前进行过那么多的游泳比赛,取得了那么多冠军。这次又不是第一次参加,而且他又不是没有那个实力,怎么会使用兴奋剂?”

           徐绍辉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接过她的行李箱握在手里。他不知道怎么和徐胜阳解释,毕竟徐胜阳的年龄只有14岁,过早的告诉她一些黑暗面的嫉妒和负面情绪,只会让她的心理压力变大。

           他伸手摸了摸徐天娇的头发,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只是说,“你相信他就好。这个事情的真正结果和真相,我相信终有一天会揭露出来的。”

           可是等揭露出来唐昊洲这人就废了啊!

           就算被人诬陷陷害,这个时候愚蠢的人不也还是怀疑和辱骂吗?等到时候就算洗清了道歉了,伤害还是会藏在心里没办法剥夺的。

           徐天娇抿了抿嘴,她想到自己家爸爸似乎在交流会上说话有点地位,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运动员们,她轻轻地拽了拽徐绍辉的衣服,示意他靠近点。

           徐绍辉低下身子。

           徐天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请求道:“爸爸,你能不能帮帮唐昊洲?”

           “怎么帮?”徐绍辉被她这个请求说的有懵。

           “就……联合反应一下,说自己怀疑这个事情?”徐天娇小心翼翼地说。

           徐绍辉直起身子,看了她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个事件的疑点确实很多,但是交流会的人都不是傻子,连你这个14岁的小孩都能清楚的道理,委员会怎么可能不明白?”

           徐天娇瞪大了眼睛,心里大骂了一声卧槽。

           “你的意思是,是有人在后面故意整唐昊洲?”

           徐绍辉默认。

           徐天娇看着徐绍辉点头,心里飞奔过一万匹羊驼。

           我操,是谁在后面搞事!

           徐天娇好想快速找到那个人,并且把他揍一顿!

           她扭头又看了一眼被欺负的唐昊洲,气得牙痒痒。

           行,我好不容易以为我这个任务会很简单就过了,没想到就是有人出来搞事!

           徐绍辉看着脸色不怎么好的徐胜阳,又补刀的继续说道:“那人既然能陷害唐昊洲,并且委员会不想插手,说明他在还是有一些地位的,以至于让交流会和委员会的人都不想主动发出疑点。”

           福尔摩斯·绍辉。

           徐天娇想给自己家老爹拍手鼓掌!

           徐天娇:“那……会是谁呢?”

           这个时候车来了,一群运动员都往车上赶着。徐绍辉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冷笑了一声:“能是谁,跳的最欢的和心情最开心的。”

           徐天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和一群人勾肩搭背,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的李志俊。

           卧槽……

           不会吧?

           这家伙可是唐昊洲那小子的好朋友!

           徐天娇想到了唐昊洲和李志俊之前的互动,还有李志俊笑的开心的样子,默默地抖了一下身子。

           如果说这事情真的是李志俊做的,那他也太恐怖了吧?

           真的是寻求帮助的时候爱莫能助,遇到危险在背后捅你一刀义不容辞啊!

           徐绍辉把行李箱放在车上放好,一手提着徐天娇的背包走上了车。

           唐昊洲因为不怎么愿意和大家一起坐车,老江就过去陪他了。

           这个时候的车上除了年轻的游泳运动员之外,就是少数几个马术师了。

           徐天娇紧紧的跟着徐绍辉往后排走去,脑袋里不断想着是不是李志俊的问题,她正走过他面前,就被坐在外边的李志俊叫住了。

           “诶,小妹妹,”李志俊笑的一脸灿烂,收到徐天娇的注视就把手放进随身的灰色小包里,从里面取出一样东西来,“你看看这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

           “李志俊你可真坏!”

           “这可是人家小姑娘以前偶像留下来的东西……”

           “……”

           一群运动员就跟着李志俊开始大笑。

           徐天娇死死的盯着他手里的那块金色奖牌——那块儿她知道是属于唐昊洲荣誉的奖牌,又抬头看了一眼笑的灿烂却满眼冷漠的李志俊。大概是原主徐胜阳迷妹的气息在泛滥,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唐昊洲被取消了成绩,金牌自然是会被收回。

           原先游泳的第二名也变成了第一名。

           这金牌自然会出现在李志俊手中。

           不仅如此,就连原本游泳排名第四的选手手中也拿到了一块铜牌。

           徐天娇突然就感受到了眼前这群人的恶意,还有丑陋到让人作呕的内心。

           她撇了李志俊一眼,伸手把眼睛里快要被蓄满的泪水擦干。

           心里更是为唐昊洲不屈。

           看到没有,唐昊洲,这家伙根本不是你的朋友!

           亏你还一脸认真的对待他!

           行,你们这些大兄弟也是厉害!

           要不是老子现在只有14岁,说话没什么自主权,不然一定写信举报你们这群家伙!

           太欺负人了啊!

           “哟~别哭啊!”李志俊把手里的金牌往上一扔,又牢牢的接在手里。嬉皮笑脸的看着徐天娇,说道:“小妹妹,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吗?你现在找我要签名也可以哦,签在你衣服上都可以。”

           呸,我才不需要!

           徐天娇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就准备离开这里。

           “你想给我女儿签名?”

           徐绍辉的声音突然响起。

           本身已经到后排的徐绍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站在了徐天娇身后,他伸出手把徐天娇的两个肩膀扶住,望着李志俊的脸上一脸冷漠。

           “小子,不要太得意忘形了,不该属于你的东西你就算得到了也是块没什么荣誉的废铁。”

           他说完这句话,伸手拍了拍徐天娇的肩膀,当着一车运动员的面,居然表了态:

           “我的女儿喜欢谁,崇拜谁,轮得到你们来评头论足?别说本身就不喜欢你,就算喜欢你你也得拿出点真本事吧?”

           没实力你说个屁。

           徐天娇默默地对这句话做了阅读理解。

           徐绍辉说完似乎觉得下届人没什么希望了,摇了摇头一脸的失望:“现在的年轻人,哎。”

           干的好啊,老爹!

           徐天娇看向徐绍辉的眼神充满了慢慢的崇拜,这样打脸于无形之中,还有敢于站出来的勇气真的太厉害了!不愧是我爸爸!

           这边的徐天娇觉得自己找回了场子,正兴奋着呢,那边李志俊就被徐绍辉铺天盖地一堆话砸了个懵。脸色有点难看,嘴边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下去。

           如果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或者比他小的人这么说,李志俊或许还能反驳甚至这里的运动员们还能进行集体群嘲一下。但是一想到眼前的徐绍辉毕竟四十多岁,在资质上也是个老前辈了,被这样打脸评论,他没办法说出反驳的话不说,更是觉得自己的脸红辣辣的。

           李志俊僵硬地说着“是是”,送走了徐绍辉和徐天娇,脸色阴沉的看着手里的金牌,冷哼一声放回了包里。

           周围的运动员被这场景弄的有些尴尬,纷纷一个两个聚在一起赶紧找着新话题,一路上到再也没人炫耀自己的金牌和光辉事迹。

           徐天娇坐在徐绍辉旁边,满目的崇拜。

           “老爹,你好帅!”

           徐绍辉被她这突然改掉的称呼喊的一愣,复而好笑的伸手使劲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天天在想什么呢,我还能看见我闺女受欺负啊?”

           徐天娇眼咕噜一转,急忙说道:“爸爸,你棒棒唐昊洲吧!你已经猜到了是不是?你就把疑点写出来上交就可以了,剩下来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调查,我相信还是有人会帮助唐昊洲的。”

           徐绍辉伸手摸了摸徐天娇的头发,一脸的无可奈何。

           “傻丫头,你真以为这群人这么好说话啊。”

           “可是,这样做不是太不公平了吗?”徐天娇继续争取着最大的利益:“你看,我相信唐昊洲,你也相信。甚至很多老一辈的运动员大概心里都是清楚的,可就是没人站出来说。”

           “唐昊洲,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毁了……”

           徐绍辉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徐胜阳,沉默了好一会儿,低低的叹口气。

           “要帮忙也可以,但是不能直接上报给交流会。”

           “那怎么办?”徐天娇一个坐直,就等待这徐绍辉的下句回答。

           徐绍辉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的一脸甜蜜:“这个得去问问的老婆。”

           ???

           徐天娇被他突然的一句“老婆”震的话语不能,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苏安。

           这提到妈妈就突然甜起来的气场真的是太可怕的,徐天娇抖了抖身子,不说话了。

           接下来的旅途徐天娇就格外的听话,下了火车就跟着徐绍辉乖乖的回到了家。

           她在家焦急的等待着苏安的回来,就差坐在门口的楼梯上双手支下巴了。

           等到傍晚时分,苏安终于穿着一身帅气的马术装带着手套回到了家。

           在没回来之前徐绍辉已经在电话里简单的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生为一个英国人,苏安觉得这种事情是可耻又让人觉得窝火的。

           先是答应了徐绍辉回来后会好好和徐胜阳交流,又暗自摸着手机看了看最近的新闻报告。

           徐天娇看着扎着高马尾头发穿衣服也一丝不苟的苏安,本来在她面前感觉挺拘谨的,但一想到那背包内侧不怎么靠谱的安全套,就稍微放松了些。

           “妈,唐昊洲的事我想让你帮忙。”

           苏安语言犀利:“你请求我帮他的忙,你和他什么关系?”

           徐天娇第一局就战败,憋红着一张脸不知道怎么和苏安说。

           怎么回答,难道说我上个世界和他用了你以为安全的东西?还是说因为这家伙以后会患神经病,我得保护他?

           ……怎么说都觉得有病啊!!

           徐天娇噎了一会儿,磨磨蹭蹭的解释道:“他是我的偶像,我不想让他受到这样的委屈。而且他又不是没这个实力,又不是没人相信他,我只是很替他委屈,为什么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起来说出事实。”

           “所以你想当这个站起来的人?”苏安冷笑,伸手敲了敲桌子,“徐胜阳,你今年14岁。在英国已经算是半个自由人了,虽然这里是中国,但是你说话做事你也要学会主动承担责任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些什么,想用这些来吸引唐昊洲的注意力吗?”

           ……不,这个真不是!徐天娇默默的听着,这苏安真的是霸道,虽然说话都是为了她好,但是说话的语气如此,怪不得徐胜阳会长成这个性格。

           苏安又继续说了几句,看徐胜阳低着头难得没有反驳的样子,到底是个当妈的,心忍不住就软了。

           但想到徐胜阳才14岁就知道为了偶像来恳求自己和老徐,心里就难免有点不舒服。虽然她本来就答应了徐绍辉那个爱女狂魔帮一下徐胜阳,但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感觉不收点利息对不起自己。

           想通了之后苏安就对徐天娇提下了要求,蔚蓝的眼睛盯着徐天娇看,嘴巴里吐出字正腔圆的中国话:

           “让我帮你可以,你必须和我保证你在两年后能够夺取市内的锦标个人赛冠军。”

           徐天娇想到了前几天在赛场上看到的徐绍辉的比赛,心咯噔一下,可一想到这本来就是徐胜阳还有徐绍辉的愿望,还有唐昊洲现在的处境,就答应了。

           苏安满意的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用漂亮的英文花体的写着几句承诺书,又把笔递给徐天娇。

           双手交叉支在桌子上,看着徐天娇。

           “签了。”

           徐天娇接过本子,扫视着上面的条约内容,感觉就像是在签署一份不平等条约一样。认真的看了好几遍,在苏安的催促下,她艰难又痛苦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再见了,自由!再见了,电脑!再见了,徐胜阳可爱的漫画们还有没吃完的零食。

           从明天起,我就要投身于大自然和的怀抱了!

           唐昊洲你这个傻小子,可得给我坚持住了!

           如果在苏安的稿子发表之前你就得了抑郁症,那我真的是哭都不知道怎么哭!

           刚刚卖了自由身的徐天娇丧气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