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哥哥有病[12]
          这种被抓住的感觉并不好,徐天娇在看到徐父徐母同时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是无措的。

           徐天祺似乎也有些僵硬,但也只是一瞬间,之后收敛了情绪的他就把徐天娇从桌子上抱下来——虽然这个过程中徐天娇小挣扎了一下,但是不为了让徐父徐母看了更加糟心,就乖乖的顺从了。

           徐父望着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养子,和自己的小女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揽着已经哭出来的徐母,沉下了脸。

           “阿娇和你妈妈回去,从今天开始不许来公司了!”

           徐天娇有点方。

           如果说原主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跑过去挽住他的胳膊撒娇了吧?

           但是徐天娇做不到……

           徐父的这个样子就像是小学老师教训坏孩子,家长斥责熊孩子,老李发现自己孩子是隔壁老王的……说实在的,她对徐父并不是特别的熟悉,在记忆力虽然感觉很宠爱原主,但有些话还有一些撒娇的举动,她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

           她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徐天祺,刚好和正侧头的他对视。心里不知道怎么,竟然觉得呆在徐天祺身边比较有安全感。

           她轻轻晃了晃脑袋,想把自己糟糕的想法甩出去。

           徐父看了徐天娇甩头的动作,以为她是不同意,便严厉起来:“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徐天娇沉默了一会儿,在心里叹口气准备往前迈。刚走开一步,手腕就被徐天祺抓住了。

           和徐父的恼火不一样,徐天祺看到她刚刚甩头的动作时心里的开心的。他以为徐天娇是为了自己而拒绝的徐父,甚至被骂也沉默地不说话,和往日霸道任性的她完全不一样。专门为了自己改变性格这点,不论出发点是什么都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阿娇,你先和妈妈回去吧。我晚点下班就回去了。”徐天祺温声说道。

           徐天娇:“……”

           是啊,她是想走来着,还没走呢不就被你拽住了吗!徐天娇看着他一阵无语,不知道怎么接话。

           这两人对视的样子落入徐父徐母的眼里就是含情脉脉了,甚至徐天祺这温和的态度让徐父也惊讶了一会儿。

           徐天娇轻轻动了动手腕,示意他可以松开了。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徐天娇,最终松开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走吧。”

           徐天娇就一阵小跑到徐父面前,喊了声爸爸。

           徐父板着一张脸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大概是很生气的原因用鼻子哼了一声表示搭理。

           毕竟他们现在是在公司,讨论起这样的话题并不怎么方便,所以徐母就带着徐天娇下了楼来到停车场,先回到了家。

           留下徐父一个人在公司里进行接下来公司召开的会议。

           家里的阿姨看到徐天娇今天回来的早刚想走过来询问晚上想吃什么,就被徐母说了几句客道话打发回家了。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炼狱,徐天娇惴惴不安的坐在凳子上,连看都不敢看徐母一眼,生怕她会逼着自己,问一些没办法回答的问题。

           徐母是个小家碧玉一般的人,更是性格柔弱善感。这会儿发现自己家儿子女儿在一起做这种事情,更是双眼通红,就差没来一根稻草让她哭出声了。

           “妈……”

           徐天娇轻声喊了一声。

           “你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徐母双眼通红,至今都有些不太愿意接受这个对她来说可怕的事情。

           “我……”

           徐天娇说不出话来。她没办法告诉这个善良的母亲自己遭受了什么,就像原身吃了安眠药也打死不告诉徐父徐母为什么会吃一样。

           她怕徐父徐母不仅会对徐天祺失望,也会对她自己失望。

           原身都没说出来的话,她更是不能说了。

           徐天娇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着自己女儿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联想到之前进办公室里自己看到的场景,徐母难过的伸手使劲在徐天娇的肩膀上打了几巴掌,拍的自己手有些疼了才停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会犯这种错误?”她打了徐天娇,自己又觉得心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终于掉了下来,她把徐天娇抱住,难受的大哭起来:

           “你说你现在怎么办,为什么这么不听话啊?”

           徐天娇眼眶也有些红,她一声不吭的听着徐母的斥责,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背,希望她能够消消气。

           等哭够了骂也骂够了,徐母就拽着徐天娇的胳膊让她从沙发上起来。

           “走,跟我回家住!以后你不能和天祺那孩子在一起住了!”

           徐母快速的说道,语气也开始变的果断起来:“从现在开始,你和天祺两个人不能见面。”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可以远离他了!

           徐天娇这么想着,忍不住开口:“那我去把东西收拾好。”

           “什么东西?”徐母觉得徐天娇说的是关于她和徐天祺两个人有关回忆的东西,当下脸色又变的苍白:“不行,什么东西都不带,你和我回家。”

           徐天娇诶了一声,正要张口,徐母又抢先了:“你别说我这个当妈的狠心,以前是我们没有重视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现在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那还是等你哥哥娶了新嫂子再让你们接触吧。”

           那真是太好了,妈。

           徐天娇有些动容,她抓住徐母的手。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让我头疼的蛇精病了!

           她这么想着,但是一听到‘新嫂子’这个词,心里居然还会觉得微妙的泛酸。

           徐母安慰性的拍了拍徐天娇的手,就带着她回到了自己和徐父住的别墅里。

           一路上又忍不住和她说着一些话,主题又是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应该这样,最后更是无可奈何的叹口气,红了眼眶。

           徐天娇这边被徐母的眼泪憋的说不出一句话。

           徐天祺这边倒是直接多了。

           徐父和徐天祺开完公司的会议就直接往家里赶,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一句话。一到家,徐父就扔掉了手里的文件夹和资料袋,怒拍桌子:

           “给我跪下!”

           然后徐天祺就真的跪了。

           “噗通——”一声毫不犹豫的就跪在了徐父面前。

           徐天娇要是在这里,大概就得嘲笑一下徐天祺也有今天了。

           徐父看着这个自己养育多年,并深以为傲的养子,气的心肝都是疼的。

           “你说,当时你从军校毕业,我找你谈话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徐天祺跪的笔直,回答的也很快:“保护好阿娇,不让她受伤。”

           徐父更气了:“你做到了?”

           “没有。”徐天祺想到那天徐天娇脸上的巴掌印心里就不怎么愉快。

           “你也知道你没做到!”

           徐父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喜欢上妹妹这个事情,听到他如此果断的回答,又是一肚子火。

           “你这混小子天天在想什么?她是你妹妹!”

           徐天祺老实的跪着,用表情和立的笔直的身体告诉徐父,他不认为是自己错了。

           大概是已经对养子这倔强的性格感到没有办法,徐父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后又问道:“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徐天祺说谎不带草稿:“医院前就在一起了。”

           徐父惊讶:“住医院之前?”

           徐天祺点头:“是。”

           徐父想到那个时候徐天娇吞食安眠药却不告诉他和妻子原因的事情,恼怒地伸手拍了一下桌面。

           “你不要告诉我,她吃安眠药自杀是因为你。”

           虽然是被逼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看,确实是因为他。

           徐天祺又默认了。

           徐父坐到凳子上,半天不知道怎么来教训自己眼前的养子,也不知道怎么告诉徐母之前徐天娇的事情。

           自己家养了二十几年的养子就这么把自己家女儿叼走了。日日防狼,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家里就有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徐父的心有点塞。

           想到之前在办公室里两个人在一起的场景,徐父一下子就觉得更加疲惫了。

           他坐在凳子上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松了口:“阿娇太小了,我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徐天祺抓住了他话里的‘年龄小’这一阐述,立马就开始表达自己的决心:“我可以等她。”

           徐父摇摇头,“你知道你身上有病。我是不可能放心地把她交给你的,即使你们现在相爱。”

           徐天祺沉默的望着他,很想大声说一句自己没病,但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话即将翻滚的情绪。

           “我去治。”他说。

           徐父还是沉默,最终站起身子摆了摆手,证明他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

           徐天祺看着他走去的背影,面无表情的继续保持着跪立的姿势。

           徐父这意思很显然是松口了,但是还是很不想承认两个人之间的事。再加上他又故意把自己的单恋让他以为是相爱,这会儿徐父大概还真是拿他们两个人没办法。

           他能做的就是好好的跪在这里,等着徐父从楼上下来。

           徐天祺透过窗子望着外面泛红的夕阳,心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比起两个人费劲的耗下去,还不如就这样来个人逼一下。徐天祺毫无罪恶感的想。

           之后的结果如他所愿,徐父还是舍不得让自己的女儿受累,更不想让徐天娇在别人家里过上不怎么开心的婚后日子。

           比起别人,徐父还是更加相信一手带大的徐天祺——虽然他有神经病。

           在徐天娇不知道的情况下,徐父和徐母都以为她是深深的爱着徐天祺。不仅如此,徐父还和徐天祺签订了一份协议。

           虽然徐父在两个小辈在一起的这个事情上松口了,但徐天娇还是被无可避免的送去了美国,留下徐天祺一个人在国内接受治疗。

           等她睡了一夜好觉,第二天从徐母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只想呵呵几声,再把蛋糕糊徐天祺一脸。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她,懵了一会儿……

           等等,既然徐天祺留在国内进行治疗……那我的实习任务算是我自己完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