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游泳冠军[2]
          徐天娇在马术训练营的日子正式开始了。

           说句实在话,这种训练营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为了训练马术师的耐力体力,居然让运动员和马一起跑步。马规定跑五圈,马术师至少要跟在一起跑三圈。如果马的五圈跑完,马术师的三圈还没有跑完,那么运动员会在之前的基础上再跑一圈。

           这是在锻炼我的极限。

           简直想把我训练成拯救世界的超人!

           徐天娇浑身犹如被烧着了一般,感觉身上沉重又累赘,大脑也因为长时间的跑步有些混沌起来,可还是得在苏安不断吹响的哨子声中迈着双腿。

           原主的父亲徐绍辉希望她完成马术三项比赛,得到全市的个人冠军以及冲刺国家级的比赛,这寄托和期望太大,苏安给她的训练量自然是配合地加大了一部分训练量。

           考虑到她以后要参加的项目的特殊性,她必须在跑步的时候还得保持背部挺直的状态,必须时时刻刻保持一个良好的姿态和感觉。

           之所以直立着身板跑步是为了让徐天娇以后能在马鞍上端坐着保持正直,不管什么情况下身子都不会前倾后仰或者翘臀。

           徐天娇很想吐槽为什么马术比赛之一的盛装舞步骑术赛为什么不能弯腰拱背,更不能随便乱动。不是盛装舞步吗?难道不应该是人和马合二为一两个人一起在赛场上跳舞吗?

           苏安用蔑视的眼神瞅了她半响,冷冷的回了“不是”两个字。

           那么盛装舞步骑术赛是指什么呢?是一种骑着马完成规定动作的比赛,马术师在马背上必须保持姿态和风度,一套动作下来背部是否挺直是最大的扣分点。也不是不能弯腰,比如在冲刺的时候,人还是得服从惯性的微微趴在马背上,但这里的趴并不是指整个人都趴上去,而是腰背挺直保持直立状态的趴下,并且马术运动员的身子和马得保持一段距离。

           原主之前的训练全部都是跨越障碍和草地河水混合的越野,像盛装舞步这种比赛格式也还是徐天娇来到她身上的时候才知道的。也就是说,徐胜阳之前完全没有接受过盛装舞步的训练。

           徐天娇现在就是得代替她在这半个月内学会盛装舞步的基本姿势和要领。

           苏安一边嫌弃着她的背部姿态,一边面无表情的嘲讽着她的跑步姿势。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围着马场跑了三圈的徐天娇一句话都不想反驳,她觉得自己简直要被累死了。拖着疲惫的双腿跨过终点,刚歇下一口气,背部就被苏安狠狠的来了一下。

           被打的同时她的脑袋一麻,反射性的挺直了腰板规规矩矩的挺立着身子,一只手背后一只手轻握放在小腹前站好。

           徐天娇也被她自己这惯性的反射能力吓了一大跳。

           苏安却很满意,她点了点头,说:“这个姿态不错,继续保持。”

           徐天娇:“……”她不太想说话。

           地狱式的训练有什么好处?

           ——累。累到你没办法想东想西,没办法去思考最近或者以前的伤心事。

           训练完回到家,基本上是洗完澡就想扑进床里睡觉了。

           这样日复一日的训练让徐天娇有些难过,她摸了摸自己仿佛变硬许多的小腿,叹口气。

           小腿肌肉都长出来了……其他的地方还会远吗?

           再这样继续训练下去,自己真的得长一身腱子肉出来了。

           徐胜阳长的很混血,细长的眉毛和高挺的鼻梁,才十四岁就特别尖翘的下巴。虽然脸型是具有东方气质的瓜子脸,但眼睛却生的特别漂亮,琉璃似的蓝色眸子紧紧的盯着你看时仿佛深陷其中。

           她长的这么好看,可是你能想象吗?一米五五的芭比混血小姑娘,身上长了一堆的肌肉!

           她叹口气,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上个世界里的徐天娇的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软和胆小,而这个世界的徐胜阳,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只趾高气昂的小狮子,充满了嚣张和乖戾。

           而这张具有独特气质的脸,并没有因为她平日心里浮夸的波动而改变,反而将这种气质凸显的更加淋漓尽致。

           所以很多时候,苏安看到徐天娇明明跑完步不服气瞪着她,精力无限,一脸恨死了和不服气的样子……其实都是误会!

           徐天娇早在心里唱了一万遍征服。

           她想跪下!想后悔!想拒绝!

           但是徐胜阳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日复一日,苏安就觉得自己家的女儿徐胜阳对马术这方面的训练是真的上了心并有了奋斗目的,心里暗自觉得开心地和徐绍辉汇报了这一个发现之后——更加无情的加大了徐天娇的训练量。

           就这么恍惚的训练着,一直到大半个月以后,徐天娇才正式坐在久违的身上,开始了正式的盛装舞步训练。

           坐上去之后就在苏安的指挥下迈着修长的四肢在原地弹跳几下,前蹄抬起来轻轻蹦越,刚落下后蹄就伴随着跟着一起抬腿,四只蹄子轮流改变踢踏蹦跳的动作。

           徐天娇……

           徐天娇想吐。

           她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吃的隔夜饭饭都要被吐出来了。

           不仅颠簸,还非常的咯屁股,她坐在马背上伴随着的动作,仿佛自己的屁股都要腾空咯。

           苏安在下面一直强调着让他坐好身子,挺直腰背,放松脚裸。

           日子在仿佛地狱般的训练里悄然过去,当徐天娇得知徐绍辉终于要去参加那个什么比赛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激动的。

           当即在吃饭的时候就开心的蹦了起来,兴奋地嚎了一嗓子。

           爽!

           太爽了!

           自己终于不用去训练了不说,还能免费跟着老爹一起出去看看运动员的比赛!这便宜占的真是太好了!

           徐天娇兴奋极了,她暗搓搓的在心里鼓捣着自己去了现场之后一定要出去溜个几圈,逛逛周围有什么好玩的。

           苏安看到徐胜阳的眼睛亮了起来,整个人散去了平日里的傲慢,只剩下浓烈的喜悦,心里不免觉得好笑。不管怎么样努力或者平日里怎么装小大人,这个时候是孩子就还是孩子。

           苏安和徐绍辉都以为她是可以见到唐昊洲了而开心,两个人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

           徐绍辉刚从训练场上下来,回到家里和徐天娇两人相处的时候还是挺温和的,他摇了摇头把手边的牛奶推倒徐天娇面前,看着那张充满了喜悦的脸,纵容的说道:

           “需要爸爸帮你要签名吗?”

           恩恩?

           正在沉浸在愉悦里的徐天娇被他这话问的有些打不着头脑,复而想到是之前说的那个没见过样子的唐昊洲,哦了一声,为了避免尴尬就笑了一下,说道:“没关系,我自己找他要。”

           苏安看着这个有些肆意和嚣张的笑容,提醒的说道:“你别把唐昊洲吓着了。”

           “怎么会,我还没那个能耐。”

           徐天娇说道。

           “哦,那以前因为想要追星,见到真人激动的说要把人家衣服扒掉的不是你吗?”徐绍辉也跟着一起拆台。

           ……原主你还有这个嗜好啊,徐天娇心里有点尴尬,她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徐绍辉以为她是不耐烦了,和苏安对视一眼就自觉结束了话题。

           明日就要出远门了,徐天娇整个人兴奋的不得了,当即就想要上楼准备衣服。三口两口把饭吃完,她就兴冲冲的跑进了卧室,取出放在衣柜上方的行李箱就准备收拾行李。

           等等……

           这是什么鬼!?

           徐天娇看着这个有她半人高的行李箱。

           棕色边框,黑色的手柄。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但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行李箱上会印着一个人啊!?

           还是一个不穿衣服半裸的肌肉男!

           不穿衣服也就算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肌肉男和徐天祺长的一毛一样?!连眉毛上面的那个黑色的小痣都在!

           她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个行李箱,仿佛是为了专门膈应她,她的脑袋里出现了久违的系统声音。

           【实习期任务二】

           您的身份:世家马术运动员

           解救对象:唐昊洲

           精神病名:抑郁症

           病发现象:暂未

           特别注意☆:现在的唐昊洲未发生抑郁症状,希望您能够提前解决隐患。

           ?没毛病吧!

           唐昊洲这家伙根本没病啊,没病我怎么治!而且给我一个暂未,是想告诉我“这家伙没发病所以发起病来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的意思吗?

           徐天娇抽了抽嘴角,看着这个行李箱,关上了卧室的门走到厨房,询问道:

           “妈妈,我们家还有没有多的行李箱?”

           苏安对她的这个问题表示很奇怪,她放下洗碗的抹布,扭头看着她:“唐昊洲的行李箱你不喜欢了?以前闹了我和老徐那么久才定制回来,你真是一点都不珍惜。”

           徐天娇哑口无言。

           这踏马印着照片的行李箱居然还是定制的!!

           徐胜阳你这个毫无人性的太太粉,你是个痴.汉吗?!

           徐绍辉也跟着劝:“胜阳,你想想你带着这个行李箱去见唐昊洲,他肯定也会特别激动的,因为知道你是他的粉丝。”

           真当我是十四岁小孩啊!能不能给个好点的理由啊!徐天娇觉得自己要憋屈死了,反正不管怎么说,你们的意思就是不同意我换行李箱咯?

           徐天娇在心里无奈叹口气,认命的原路返回准备收拾行李。

           她望着竖立在眼前的行李箱,大脑陷入了一片空茫状态。

           谁来救救我?

           我能拿白色胶带把这家伙的脸给缠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