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vol.1 nonentities
          我已经被一群狮虎豹狼之类的野兽所包围,我的身体也在忍不住的颤动,这是在害怕吗?大概也有,不过更多的,恐怕是为了抑制愤怒。话虽如此,我抬起了左手,手背上的那一抹猩红,提醒着我认清现实。

           没错,我是很生气!但是,无济于事。我没有任何力量反击,也难怪后来那个家伙会这样称呼我,『蝼蚁(nonentities)』。

           ——?——?——

           『呜嘛……吃我飞踢……』——还在呢喃自言自语的我在睡梦中被一股蛮不讲理的力量硬生生提起来:『笨蛋,又在做那个超人的梦了?赶紧醒醒,开始准备今天的工作了!』

           呜……我差一点就要实现我的梦想了啊,在梦中。不过那个臭老头这么一捣乱我也睡意全无了。啊,说起来还没介绍我自己,真是失礼。我的名字是格里斯,是一名高中生,算起来的话下个学期就读高二,这么说意味着现在是高一的暑假时间咯。我的身高在1米7左右,体重却只有50公斤,没错我属于非常瘦弱的那种。偏偏我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妄想自己是超级英雄,老是觉得自己其实潜藏着什么超能力!对我来说估计也只能停留在妄想阶段了吧,真是可悲。

           而面前这个臭老头,则是我的爷爷,嘛,你们肯定也没兴趣问他的名字吧?抱歉,那我也得说,他的名字是格瑞特,别看他穿着有点邋遢,年轻时也是一名驰骋海域的水手,可惜现在年岁大了,虽然四肢依旧强健但是受不了海上的颠簸只好与海鹰作别,取而代之的成为了一名护林员,一样很乱来啊。不过那壮硕的肌肉为什么就没有遗传给我呢?唉,我真的是我爸亲生的吗……

           爷爷胡乱挠乱我的头发:『不要磨蹭了,二十分钟之内整理好一切事务来我这里报道。』呜……这可是我最自傲的刺猬头发型啊,配上深棕的发色,很多漫画主角可都是这个配置,挠乱了你赔得起吗!当然这些话我可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发发牢骚。老老实实地洗漱、整理、穿戴、进食后,爷爷背起长柄猎枪,锁上小木屋的门,领着我朝着密林深处前进。

           没错,爷爷作为护林员的工作就是在这里巡逻,捕捉偷猎者。道理我都懂,为什么非要以『这孩子暑假期间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帮帮爷爷的忙』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强行送来了,就爷爷这体格还需要我帮忙吗!好想念家里的各种超级英雄漫画和游戏机啊……尽管我也明白导致我身体孱弱离超级英雄的梦想渐行渐远,但是我依然无怨无悔。

           又扯远了。总而言之,我帮不上什么忙,不过爷爷也说『再不济起码多双眼睛』这种理由把我带在身边,换句话说他给我的任务就是漫无目的地四周环顾就可以了。比起游戏机和漫画,这真的很无聊啊。

           周围除了一些蠕虫飞蝇以外,净是狮子老虎这样的猛兽耶?真的没问题吗?爷爷倒是津津有味地解说——那只老虎叫泰吉,这只狮子叫莱恩,那只豺狼叫沃夫,还有远处的犀牛叫西帕……我的天我哪记得那么多啊,紧张感早就占满了我的脑袋好吗!不过好在这群野兽也知道爷爷的工作是在保护它们,所以也和爷爷亲近友好,不会作出过分的事情的。知道这一点后我稍微安心下来,不过还是害怕——就算是一只明知道不会咬人的小狗忽然亮出獠牙朝你扑来你也会被吓到的吧?这很正常对吧?

           爷爷边和它们亲热地打招呼边继续向前走,真怕爷爷和这群野兽相处久了会染上什么兽性,回去是不是应该说服爸妈让爷爷换个工作……此时一阵强风突然划来,只是一瞬后就骤然而止,就像来的那么突然。紧接着不远处传来树木断开的声音。不过爷爷不以为意,树木被强风挂断不足为奇,而且这也不属于他的管理范畴,森林的环境清理另有人负责。

           又是一阵轻微的风挂起,这天气还真是……不,不对!这并不是自然风!树木之冠随着一群苍鹰的穿梭而剧烈摇曳,苍鹰这样大批飞行还真是少见呢,居然还能掀起这么强的气浪。我这样感叹着,反倒是爷爷忽然紧张起来,喝道:『不好,前面恐怕有偷猎者!』这么说来原来这群老鹰是在集体逃窜?真不愧是爷爷,居然连这都能够看得出来。

           爷爷紧张兮兮地带着我朝着鹰群飞行的反方向奔走,我有点担心起来,能让这么大群的鹰隼逃窜而不是群起而攻之,对方恐怕人也不少吧?仅凭两个人——纠正,仅凭爷爷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我们前进了一段路程,这是我才发现有一棵被拦腰截断的树木,这就是刚才倒下的那一棵吧。对了,方向上好像确实一致。爷爷也停下了脚步,就是这里吗?可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哦?只有一只狮子在缓慢地爬向我们,好像叫做辛巴是吧?我记得它也是与爷爷亲近的野兽之一。虽然很害怕,但是爷爷在身边应该也没有问题,所以我也没有躲避。

           真的走的太近啦!已经能够感受到它的吐息了!我的心里如此咆哮,不过我不敢逃跑,天知道我有所动作这家伙会作出什么事,更重要的是我的双腿如同灌铅一般早就动弹不得,事到如今只好相信爷爷了……老天保佑我还能平安回去,漫画还没看完,游戏也没玩完,超级英雄还没当上,我还不能就这样交代了啊……

           那只狮子就这样来到我的面前,我发现它的鬃毛末端泛着异样的紫黑色,好像还有一些不太合乎情理的紫雾从鬃毛末端漫出,是我多心了吗?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那只狮子忽然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我扑了过来!该死,果然这只野兽还是不值得信任!不过我也已经束手无策。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推飞,狮子扑了个空。唔,原来爷爷时刻都在警戒,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很感谢的。

           爷爷端起猎枪自言自语道:『辛巴,你居然妄图伤害我的宝贝孙子!』那只名为辛巴的狮子咆哮着转变了目标朝着爷爷扑过去,爷爷用猎枪架住了它的利爪!直接开枪不是更直接吗!爷爷大概还是不忍心杀害与它在丛林为伴的家伙吧。辛巴可不管那么多,前肢压在枪管上利齿朝着爷爷突进,我的心瞬间紧了起来,爷爷的双手灌注了所有的力量来招架辛巴的利爪了吧?那他这个又要如何应付啊!

           只见爷爷娴熟地将枪支向后顶,辛巴也顺势弹了起来扑过爷爷的头顶,紧接着摔在他的背后,太帅了!我的心里喊了一声万岁,爷爷反手从裤腿的口袋里掏出一支针管形状的东西刺入辛巴的体内,接着推动末端,辛巴停止了躁动,合上了双眼——它可没有死,这支针管我认得,是爷爷随身携带的麻醉剂,辛巴只是睡过去了而已。太帅了,爷爷简直是我的偶像啊。

           爷爷也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说道:『暂时没事了,别害怕,继续工作。』原来他也很紧张吗,但是却还能保持如此冷静,真的太厉害了。不过辛巴为什么会突然对爷爷发动进攻呢?我刚才看到的紫黑色鬃毛是幻觉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又是什么的?和辛巴的暴走有关系吗?一连串的疑问从我脑中冒出,同时我隐隐约约听到一声『黑化(melani**)』,爷爷却没有太大的反应,是幻听吗?今天我还真是有点奇怪呢。

           刚走了两步的爷爷又停止了脚步,头也不回地对我说:『格里斯,你往后退一些。』又怎么了?不,连我也能清楚地听出来,有一股声势浩大的脚步声朝着里过来了,应该是一大群目标!能看见了,一、二、三……不数了,数起来太累,总而言之有数十只犀牛朝我们浩浩荡荡地冲过来,它们浑身发黑,刚才看到的果然不是幻觉!

           爷爷面对这么大群的犀牛不慌不乱,掏出数只麻醉剂夹在指间连续甩出,每一发都精准命中目标,怎么做到的!而中镖的犀牛应声倒下,不用按压末端将麻醉剂注入也没问题吗?随着最后一只犀牛也昏倒在地,爷爷总算是送了一口气,他用枪杆撑住地面,很吃力地喘息,同时对付这么多大家伙当然会很辛苦。

           『黑化(melani**)!』讨厌,那个声音又来了!四周此起彼伏传来虎啸、狮吼、狼嚎、猿啼。紧接着几乎森林的野兽群都包围了我们,它们的身体或多或少都有发黑的症状,我只能想到两个字,绝境!要在众多野兽中脱身简直天方夜谭,爷爷这次还会有办法吗?

           爷爷在口袋摸索,只剩下最后三支麻醉镖了……他将那杆猎枪交给我,对我说道:『你拿着这杆猎枪,我来开出一条通道,野兽们多少会对枪支产生忌惮——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拜托你尽量不要伤害他们,但是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紧接着手握最后三支麻醉镖,朝着野兽的包围圈前进,这是要……我飙出眼泪抱住爷爷:『不!我不要……』爷爷用强健的臂膀弹开了我,这大概会是最后一次了。

           『呜吼!嗷呜!』诸如此类的咆哮此起彼伏,兽群之中蔓延出一滩血迹,我知道那是谁的。可是,我却害怕得未能挪动一步,真是窝囊……我的眼泪再次不争气地爆发而出,既是为失去爷爷的悲伤,亦是为自己无能为力的悲切。不过那群野兽在残忍杀害爷爷以后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手中的猎枪有那么大的威慑力吗?

           『从头到尾只会害怕和哭,还真不愧是蝼蚁(nonentities)啊。』上空传来一个声音,音色和我听到几次的『黑化(melani**)』完全相同,难道!!!我仰望上空,一个银发单刘海,身着黑色紧身衣有点混混气质的人悬浮在半空中,骗人的吧,这能做得到吗?话说他刚刚喊我蝼蚁(nonentities)耶?虽然很不甘心,我却无力反驳。

           那个黑衣男子有些不屑一顾地抬起右手将手背抬到嘴边自顾自地说:『喂,杰斯弗洛,这个弱得出奇的家伙真的是你的宿敌吗?』莫名其妙。而他的手背居然也发出微光并且传出声音:『没有错,维克利姆的气息,我绝对不会感应错误。』他的手也说话了?骗人的吧?

           黑衣男子叹了口气说:『还真是没劲啊,一生之敌居然是这种家伙,你也真可怜。索性为这场战争画上句号吧。』说完高举右手,那群野兽又开始作出伺机待发的样子,果然是他搞的鬼。没有力量的我,要怎么从兽群之中活下来呢?如果我是超级英雄的话,如果……

           我无助地趴在地上,除了流泪什么也做不到。眼泪滑过我的脸颊,经过我的手背,流入地下。

           『杰斯弗洛……没想到我们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不知何处传来了这样的声音。战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