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vol.2 Challenge
          突如其来的灾难与噩耗,伴随着恐惧吞噬了我的神志。

           爷爷昔日的伙伴在某种诡异力量后对他发动猛袭,最终……而且爷爷豁出性命,我却还没依照他的遗愿……对不起,我真的好没用!望着左手手背上染上流过来的爷爷的鲜血,我虽然愤怒却只能瑟瑟发抖,我真的好没用,难怪那家伙会叫我蝼蚁(nonentities)。

           那群凶猛的野兽慢慢朝我逼近,而我除了颤抖和流泪以外什么也做不到。还在妄想什么超级英雄梦,到最后弱到什么都做不了的不正是我自己吗!喂,那个黑衣男子说的什么维克利姆,你要是有那家伙说的对等的力量,就请你帮帮我,求求你了!

           周围的猛兽扑了过来,看来到此为止了。对不起,爷爷,我会到你那里向你道歉的,让你的牺牲白费真的很对不起。我的脑海中又响起了一个声音,但是这次不再是那个讨厌的声音,而是另一个我从没听过的声音:『净化(refine)!』

           以我为中心,一道纯白色的光环扩展开来,扫过所有受到黑化(melani**)影响的野兽,它们停止了对我的攻击,我也能明显看到它们身上的黑色逐渐变得黯淡接着褪去。随着又一阵骚动,兽群已经散开,如果不是地上那滩血迹分外鲜明,我会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个如同施展魔术悬浮在空中的黑衣男子哈哈大笑:『哈哈哈,专门用来反制黑化(melani**)的净化(refine),杰斯弗洛,你这个宿敌挺有意思嘛。』他的右手手背上光斑闪烁回应道:『别在这里耍嘴皮子了,别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黑衣男子清了清嗓子,对我说道:『初次见面,蝼蚁(nonentities)。吾名洛雷塔,黑龙杰斯弗洛所选中的代理国王(King)。』我不服气地大喊:『张口闭口就是蝼蚁(nonentities),你究竟哪里来的优越感?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格里斯!』

           名为洛雷塔的男子的手背也出声劝解:『好歹也是我的宿敌选中的人,那家伙一定也有它的理由,姑且给他一点尊重吧。』洛雷塔一脸不爽地说:『嗤,尽管如此,我对他的评价还是不会改变。』

           洛雷塔继续对我说:『格里斯是吧?本来我们应该是毫无瓜葛的两个人,不过命运将我们放在了对立面,所以为自己的弱小而忏悔吧!与我为敌,为自己的不幸而怨叹吧!』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莫名其妙。此时洛雷塔的手背再次发出浊重的声音:『事到如今还要继续沉默吗?维克利姆?』

           过了一会,我的手背上也浮现出与洛雷塔对应的白色光斑:『啊,我怕打招呼太突然会吓到这小子,就这样无限期拖延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我的责任。不过杀害不相关的人也不太合适吧?杰斯弗洛?』洛雷塔的手背回应:『像你一样优柔寡断只会坏事,不给点刺激恐怕没办法唤醒你。』我懂了,洛雷塔手背上的就是所谓的杰斯弗洛吧,那我手上的就是维克利姆咯?

           我忽然明白了,总而言之就是这两个家伙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之前的那些野兽暴走应该也是那个叫什么杰斯弗洛的家伙做的好事吧?这些都很难理解,但是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将它们归为虚幻的理智!我的眼泪再一次爆发:『我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是你们杀害了我的爷爷……』洛雷塔一脸蔑视:『哦?那你又要做什么呢?上演报复的老套戏码吗?我给你这个机会哦。我这次来就是向你发起挑战的。』

           挑战?就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就把那个其实还挺疼我的老爷子……洛雷塔继续说道:『确切来说是杰斯弗洛与维克利姆的黑白双龙之战,我们作为宿主只不过是载体罢了。不过正如两条神龙最终只能有一条生还,我们两个宿主最终也只有胜利的那个能够活下来哦?』谁管你那么多,我才不接受什么挑战,我现在只想为我的爷爷讨回公道。

           洛雷塔洞穿我的心思一般,继续说道:『想要向我报仇对吧?以现在的你,做得到吗?而且,这场战争是某位主神策划的,作为回报胜利一方的国王(King)宿主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哦?就算是那个老头的尸体已经不完整,凭神的力量将他复活也是轻而易举,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准备接受挑战?』这个家伙听起来一派胡言,不过现在的我见到了这么多不可能的东西已经什么都相信了!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这个家伙倒是说的没错,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到,那么最好的选择——

           我止住眼泪缓缓站起身,用低沉的声音答道:『知道了,总而言之打倒你就可以了吧?我接受挑战(Acceptthechallenge)就行了吧?』我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听说能够让那个老爷子回来,让我做什么都义无反顾。洛雷塔也露出了满意之色:『啊,从某些角度来说你也还是挺有魄力的嘛,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接受挑战。那行,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杰斯弗洛你还要留什么话吗?』杰斯弗洛表示剩下的都交给维克利姆解释就好了吧,于是洛雷塔很潇洒地就一个蹬步飞向远方。可恶,害死了我的爷爷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你这家伙……

           我对着我的手背说道:『维克利姆是吧?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了?』手背上的白色光斑闪烁:『搭档,擅自寄宿在你的体内没打招呼我感到非常抱歉,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次战争游戏(BattleGame)的国王(King)之一——白方的维克利姆。』

           紧接着它向我介绍了它与黑龙杰斯弗洛的诅咒,还有利萨雷提议的战争游戏(BattleGame)。原来如此,所谓战争,便是由维克利姆选中的我来担任国王(King),以招募其他的棋子,在最终的决战中获得胜利咯?维克利姆很愧疚地说:『不可否认你爷爷的死和我有关系,作为赎罪我会尽全力帮你赢下这场战争,复活你的爷爷。』知道了战争的真相后我反而没了底气:『可是,我这么弱……真的没问题吗?』

           『啊啊,没错,你是很弱,弱得超乎想象。』还真是不留情面……维克利姆紧接着回答:『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了你,因为你虽然弱,但是却能感受得到一股潜藏的洪荒之力,我想在你身上尝试奇迹能否诞生。另外本身就力量强大的人得到我的力量容易迷失自我,而你天性比较善良,相比之下我比较放心。』我算是很善良吗……大概是因为实在太弱了没办法伤害他人,这就是所谓的善良吧。

           『话说回来,』我又有了新的疑问,『你一直在说力量、力量的,那你和那只黑龙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啊?我也可以像洛雷塔那样飞行吗?』维克利姆先是回答了我的后一个问题:『只是飞行而已?那只是最基本的能力好吧,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做到空间跳跃都可以。』空间跳跃,那基本上可以等同于瞬间移动吧?那岂不是和超级英雄一样!

           不过现在的我可高兴不起来,毕竟左手的血迹还没被风干,那个触感一直在提醒我。维克利姆继续回答另一个问题:『我们的能力的话,实在无法一概而论。就现在你们的实力而言能使出的能力实在有限,比如刚才那个洛雷塔使用的黑化(melani**)能力吧,是通过腐蚀生物心灵达到暂时控制的效果,而刚才紧急时刻你使出的净化(refine)则是清除生物体内的污秽力量,第一次就能使用那么大范围的净化(refine)还真是不得了啊,不过应该是情绪波动引起的力量短暂性爆发吧。』原来刚才那个救我一命的光环就是维克利姆的能力啊。

           虽然心情不太好,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吐槽维克利姆:『这么说你的能力只能是解除杰斯弗洛的能力咯?只能处于被动地位,好弱。』被这么一说的维克利姆也着急起来:『没、没礼貌!这明明是能力克制好不好!算了以后你就会懂了。总而言之现在垂头丧气也不成样子,请你收起悲伤,全力以赴地进行战争吧。』是啊,现在缅怀爷爷也没有用。我紧握手中的猎枪,我对着这把枪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爷爷。

           『那么,我招纳下属的棋子呢?』我如此问道,维克利姆实现我将手掌往上翻,我照做以后维克利姆发出了『馈赠(Send)』的指令,手心上方出现了一个类似黑洞的小空间,好像用手指头戳一戳,不过我不敢。从空间里零零散散掉下十几枚白色的棋子后空间就关闭了,这就是决胜的关键吗?

           我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你刚才说了,棋子也具有本身特性和适性对吧?那么代表我的国王(King)棋子……』刚才维克利姆和我介绍战争游戏的时候有说过这一点。维克利姆已经听懂了我的意思抢先回答:『是统率(Command)。国王(King)是游戏中最重要的棋子,无论局势如何,只要国王(King)出局就代表游戏的失败,所以国王(King)一般情况下都负责坐镇后方统率其他棋子行动。换句话说你比起提升战斗能力,倒不如先锻炼指挥能力比较好。』紧接着它将其它棋子的特性也告诉了我,某种意义上非常感谢,维克利姆。

           『还有,决战时间已经决定了。』我听完又紧张地屏住了呼吸,维克利姆说时间是半年之后……暑假时间两个月,高二第一学期四个月,算起来时间就是下个寒假……这么短的时间内我真的可以完成这么多事情吗?不,我相信我能够做到,因为我有必须做到的理由。洛雷塔和杰斯弗洛是吧……我一定、一定,会将你们两个混蛋揍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