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感慨
          黑泽幸太郎伴随着爆炸的烈风,跳到了一个蓝色的集装箱上方。他在滞空的时候看得很清楚,因此他高声提醒下方的人:“不要放松警惕,它还没有受到致命伤!”

           “吼——”像是要印证他的这句话的正确性一样,野兽嚎叫的巨响响彻云霄,它的两只巨手扑开了眼前的烟尘,露出了它那被灼烧的扭曲的白色面具。

           阿散井恋次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左手摸在自己的斩魄刀的刀面上,冲向了大虚的大腿根部:“咆哮吧,蛇尾丸!”

           他瞬步踩上了大虚的大腿内侧,跳到了它的弯曲的膝盖上,变成双刃、数节支如同腹蛇一样的斩魄刀刺入了大虚的肌肉中,伴随着他往上冲锋而一直撕裂着大虚的皮肉。

           大虚一边咆哮着,一边用右手想要抓住那只在自己腿上捣乱的“跳蚤”。

           空中忽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抬起头来,侘助!”

           原来吉良伊鹤几乎是与阿散井恋次同时行动,可是却是在另一边用他那始解后回勾状的斩魄刀狠狠地砍了大虚的右臂一下,只是大虚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绽放吧,飞梅——”雏森桃待在了大虚的正前方,这儿距离适中,又能够观察到整个战场与自己伙伴的情况。

           她找准了这个时机,用斩魄刀朝着大虚的面具发出了类似“赤火炮”一样的火团!

           “嘭嘭嘭”!连续三枚火球打乱了大虚的动作,也让大虚把注意力投射到雏森桃上。

           这个时候,阿散井恋次已经跳到了它的腹部,试图在那儿刺出一个大洞,然而它的皮肉实在太厚,蛇尾丸根本无法完全撕裂它。

           另一边,吉良伊鹤用侘助在大虚的右臂上总共四下。大虚的胳膊突然就无法支撑起右臂上增加的重量,垂挂了下来。

           这让众人都看到了希望。

           在数个月之前,他们五人之间就已经互相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始解的能力,并且还有过相互的战斗,所以这个紧急的时刻才能做出默契的配合。

           他们都了解自己应该站在什么地方,应该做什么事情,也知道自己伙伴能够在什么地方、做出什么事情。

           正因为如此,他们都知道黑泽幸太郎现在在什么地方。

           黑泽幸太郎已经摸到了大虚的后方,并且利用瞬步出现在了大虚的面具的后方。大虚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这个时候,大虚疯狂起来,它先是抖落了阿散井恋次,然后用左手抓住了空中的吉良伊鹤,将他朝着远处的集装箱狠狠地扔去。

           最后,它对准面前的雏森桃,张开了它那空洞的血盘大口,一种红黑色的光芒在它的口腔中凝聚。

           “是‘虚闪’!”看到这一幕的桧佐木修兵对着雏森桃大喝,“快跑!不要待在那儿!”

           雏森桃感觉到恐慌如同锁链一样束缚与锁定住了她弱小的身躯,她只能举着自己那把刀锋上全是护手的飞梅,对准着大虚,双脚却怎么也移动不了。

           这时,她注意到黑泽幸太郎出现在大虚的头颅后方。

           “抬起头来,侘助!”他用他那平凡无奇的斩魄刀,砍在了大虚的脖颈上,然后反手又砍了一遍。

           他不断地砍击着,直到大虚垂下了它的头颅,朝着地面喷出了它的虚闪!

           虚闪落到了地面上,立刻就将地面像是冰块一样轻松地粉碎,熊熊火焰像是一群奔袭的牛马一样冲向了雏森桃。

           这时,西条秋绘出现在她的面前,吟唱完所有吟唱文之后,她说:“缚道之三十九,圆闸扇!”一道圆形的护罩将她与雏森桃保护在了里面。

           火焰冲了过去,当身旁恢复平静时,西条秋绘扶了扶她的眼镜,回头对雏森桃说:“我已经治好了桧佐木学长的伤口了。”

           “那他在哪里?”

           这个时候,空中出现了一个闪烁的黑影。

           “割除吧,风死!”桧佐木修兵举起手中变化成镰刀的斩魄刀,狠狠地将趁这个时机,将大虚垂挂下来的右掌给砍了下来。

           “吼——”

           无法抬起头来的大虚接连遭到重击,它的虚闪更是波及到自己的双腿,将自己的整个左脚都烧焦了,右脚也被烧了一半,不堪重负的它朝着前方倒下,轰地倒在了地面上。

           原本就与数位死神缠斗,大虚本身已经受了一些伤,现在又遭到桧佐木修兵和院生们的最后讨伐。

           “君临者啊!血肉的面具、万象、振翅高飞、冠上人类之名的东西!真理与节制、不知罪梦之壁、仅立其上!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

           桧佐木修兵脸上的伤痕已经在西条秋绘的治愈下消失无踪,他坚毅的面孔现在只剩下冷酷。他吟唱完毕,漫天的爆炎扑向了大虚的头颅。

           像是觉得这样还不足够一样,黑泽幸太郎在另外一边也吟唱完毕,同样发出了一道“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威力一点也不比桧佐木修兵的弱。

           两道爆炎噗嗤噗嗤地吞噬着大虚的头颅。它剧烈地挣扎着,可是侘助的能力能够在砍中它的某个部位之后,让那个部位及其延伸的一定区域内的重量加倍,数次重量加倍之后,大虚已经不可能站起身来,只能够躺在那儿承受死神与院生们的攻击。

           而在战斗开始之前,黑泽幸太郎就在集装箱上解放了自己的斩魄刀。

           “故技重施吧,森罗万象!”

           只要他的斩魄刀解放之后,附近有别的斩魄刀始解并使用能力,它就能够使用那把斩魄刀的能力,这就是他能够使用吉良伊鹤的侘助的能力的原因。

           蜂须贺老师在知道黑泽幸太郎的斩魄刀的能力之后,并没有发出任何感叹,反而是语重心长地说:“几乎每一柄斩魄刀的能力都有发展为最强的斩魄刀的潜力,就像是总队长的那柄‘流刃若火’一样,只要达到极致,它就能焚尽一切。”

           顿了顿,他又对黑泽幸太郎说:“可是,你的斩魄刀能力比之他们都不一样。它有它的优势,那就是你能够根据情况变化随时变更能力,灵活应对敌人,它也有它的劣势,那就是它始终要受制于附近解放的斩魄刀的能力,而且它永远也不可能有自己专精的一面。”

           蜂须贺老师拍了拍黑泽幸太郎的肩膀,说:“因此,这柄斩魄刀是否能够成为最强大的斩魄刀,全都取决于你。”

           黑泽幸太郎此时手持着斩魄刀,站在了大虚的身旁,静静地回想着蜂须贺老师对他说过的话。

           桧佐木修兵和几位在西条秋绘和雏森桃的帮助下恢复状态的死神,正手忙脚乱地准备着对大虚的净化工作,毕竟这么巨大的一头怪物待在这儿,即使它已经无法动弹,还是会有很大的危险。

           阿散井恋次和吉良伊鹤都受了一定的伤,现在正在休息。

           现世驻留的十三番队净化队分支之一、尸魂界的三番队支援队以及五番队救援队姗姗来迟,共同进行了对大虚的净化工作。

           整个过程稍有波折,可是因为有三番队队长市丸银和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在场的关系,那头大虚已经显得不可怕了。

           净化了大虚之后,桧佐木修兵来到了黑泽幸太郎等五人的面前,先是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他们不守规则,接着,他才真诚地对他们进行感谢,如果不是这五个院生,他的性命可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你们会成为最出色的一代死神的,我无比相信着这一点。”桧佐木修兵在最后背对着这五位院生,露出了微笑,并发出了由衷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