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我会让你后悔的
          班级对抗赛结束之后,黑泽幸太郎非但没有减少训练量,反而还将它增加到一个旁人看来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即便是提倡艰苦练习技巧的蜂须贺老师恐怕也不会赞同他这套超出常人接受范围的训练计划。

           因此,黑泽幸太郎一直都是独自训练的,即便是阿散井恋次他们几个同窗都未曾加入到他的训练中来。他的训练也并不是全面的,而是下意识地偏重于瞬步和鬼道,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斩术和白打有别的更有效的方法来提升。

           在某一天的清晨,他又独自一人在那天始解成功的草坪上练习时,在不远处的墙角拐出来一位少女。那位少女对于在这儿遇到他感到很惊讶,脚步不停地走了过来,在他的面前站住。

           “黑泽,原来你在这种地方练习。”朽木露琪亚好奇地环视了周围一圈,她没有穿着那件红白女式和服,而是穿了更轻便的全白的衣衫,额头上还有汗珠,脸颊上也有运动后的红潮。“这里又安静又少人,的确是一个好地方。你这么努力,看来是不打算让我报在对抗赛上的一箭之仇了?”

           她的身高只到黑泽幸太郎的胸膛以下,黑泽幸太郎不得不低头看着她:“你应该没有生气吧?”

           “生气?我怎么可能会生气?”她的声音听起来又生气又沮丧。“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又是输给你,又是得不到家族的认同,我真的有些受够了。”她在草坪上急躁地走来走去,最后拔出了腰间的浅打。

           “黑泽!”她对黑泽幸太郎气势汹汹地说,“让我加入到你的训练中来吧,只要早晨的这个时间就好。我需要变得更强大,更完美,才能够回报家族的期望!”

           贵族的孩子的生活可真是凄惨啊……黑泽幸太郎心想。

           朽木露琪亚有些急迫地问:“你愿意吗?告诉我,你愿意吗?”她瞪得大大的双眼里饱含了期待,让黑泽幸太郎无法拒绝,只能够点头答应。

           她把浅打收回到刀鞘中,双手叉腰,笑哈哈起来:“太好了!”接着她又尴尬地将双手收回,恳求黑泽幸太郎说,“拜托你别把我刚才的丑态说出去,也别把我们在这儿训练的事情说出去,朽木家的家规实在是太严苛了。”

           “我明白的,朽木。”黑泽幸太郎会意地说。

           “别叫我朽木了,叫我露琪亚吧!”她很高兴地想要拍一拍黑泽幸太郎的肩膀,不过发觉手指才刚刚碰到他的肩胛骨,于是她踮起了脚尖,像是一个大姐头一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黑泽幸太郎疑惑地看着她。

           她笑着说:“哼哼……这是我以前的坏习惯,以前在流魂街的时候经常跟着一群小屁孩出去玩耍,后来我把他们全都收服了……”她越说声音越小,因为她发觉自己又不知不觉地把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

           她瞪了黑泽幸太郎一眼,然后释然地说:“算了,是你的话,应该也不会到处乱说的。”

           “朽……露琪亚,我能够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吗?”黑泽幸太郎很诧异,一个贵族女孩,为什么以前会在流魂街?

           朽木露琪亚撇了撇嘴,然后盯着他看,问:“你真的不知道有关我的事情吗?稍微打听一下,应该就能够知道了吧?”

           “我真的不知道。”黑泽幸太郎诚实地说,“我从来不会去私自打听别人的私事,除非那是我的敌人。”

           “嗯?”朽木露琪亚转过身去。“这样啊……好吧,告诉你也没关系。”她大大咧咧地坐在了草坪上,丝毫不介意泥泞沾到她的衣衫上,或许说她就是想要自己的衣衫显得又脏又旧。“你们班里的阿散井恋次,跟你熟吗?”

           “关系挺好的。”黑泽幸太郎坐在她的身边,如实回答。

           “这就好说了……其实我和恋次都是来自流魂街的平民,我和他还是青梅竹马,他也是我收服的流魂街小弟之一……总而言之,几个月前,我们结伴参加真央灵术学院的院生选拔,希望能够一举改变当时的生活状况。”

           “我们两个也如愿以偿地加入到了真央灵术学院,更凑巧地是,我们两个还是同一个班……对,你没想错,我之前是在二班的。”

           “不过,在开学的第一个星期里的第四天,朽木家的人找到了我,莫名其妙地要让我成为朽木家的家人——原因我至今都没有明白——这样天大的好事,我反而只觉得好麻烦,原本是不打算答应的,谁知道贵族的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东西呢?”

           “可是恋次突然很热心地希望我能够加入朽木家,他认为朽木家的人并不会是坏人,而我不应该放弃这么好的鱼跃龙门的机会,我最后被他说服了。我加入了朽木家,冠上了朽木的姓氏,也加入到一班当中,然后与恋次疏远了很多……”

           她的话语里带着遗憾与失落:“其实我还是希望恋次能够像以前一样与我相处,可是那应该已经不可能了吧?”

           黑泽幸太郎这才明白,阿散井恋次为什么对班级对抗赛这么热衷,又为什么说对抗赛中有一个他绝对不能输的人。

           “这就是我攀上朽木家的高枝的全部故事。”朽木露琪亚对他说,“怎么样,在知道我其实不是一个贵族,而是一个卑微的平民之后,是不是为我平时粗鲁的表现找到了合适的缘由?”

           “我从来不觉得你粗鲁,而是觉得你直爽开朗。那是不一样的。”黑泽幸太郎认真地说。

           朽木露琪亚盯着他的双眼,确认他没有在昧着良心撒谎,不由地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也许我应该将阿散井恋次叫过来,让你们谈谈。”黑泽幸太郎提议说。

           朽木露琪亚摇了摇头:“其实我是明白他的想法的,他不想要拖累我,只是他不明白我从来不在乎那些。他有他的自尊,他是想要变得更强,用自己的努力换取更高的地位,然后再成为与我‘平等’的伙伴吧?他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她锤了黑泽幸太郎的腰间一拳,开玩笑说:“如果你想要让我和你成为朋友的话,最好别想那么多事情,否则我会让你见识一下这样想的代价,我会让你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