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很感兴趣
          那天的浮竹十四郎队长隐隐地警告了黑泽幸太郎一番,可是并没有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黑泽幸太郎的生活。他现在依旧和普通人一样,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该学的时候学。

           不过真央灵术学院的课程可不会一直都这么清闲自在。

           在这一期的院生渡过了最开始的最轻松的学院生活适应期之后,各个班级的老师就开始着手教授自己的院生一些真正的关于死神的技能了。

           死神总共有四大基础的技能,被总结为“斩拳走鬼”。

           “斩”指的是“斩术”。斩术囊括了死神利用浅打或者斩魄刀作战的全部方法,有自成一派的斩术流派,有借助斩魄刀能力进行进攻与防御的作战方式,还有两者完美结合的更高层次的作战方法。

           “拳”指的是“白打”。白打其实就是死神利用身体能力的肉搏作战方式,同样分为许多流派。

           “走”指的是“瞬步”。这是死神的一种特殊步法,能够在眨眼间移动到中短距离的某个区域,达到迷惑敌人、快速移动以及躲闪攻击等目的。

           “鬼”指的是“鬼道”。鬼道比起瞬步更为神奇,是死神借助吟唱和自身的灵力,能够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的能力。

           鬼道一般分为“破道”和“缚道”。破道偏向进攻,缚道则偏向防御。无论是破道,还是缚道,都从低往高地排列出一百多号。号数越高的破道或者缚道,发动的代价越高,可是威力也要越高。

           除了破道与缚道,鬼道中还有偏向治愈的“回道”,可是一般只有决定毕业后进入四番队医疗队的院生才会钻研回道,其余的院生只要精通破道与缚道即可。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蜂须贺老师除了让院生们尽可能地与自己的浅打相处以外,还让他们认真地学习死神四技,为他们的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班院生们也没有辜负蜂须贺老师的期望,每个人的进展都很快。可是,如此这般地过去了一个多月,院生们发觉进步最快的还是那位从七班空降过来的黑泽幸太郎。

           斩术和白打还好,班级里还有身体能力更强的阿散井恋次能够稳稳地压黑泽幸太郎一头,可是在瞬步与鬼道的领域,即使是聪敏如雏森桃、吉良伊鹤,也无法比得上黑泽幸太郎的天赋。

           尤其是鬼道,每当蜂须贺老师教授了一种鬼道,最快学会的永远都是黑泽幸太郎,无一例外。他就像是贪婪的饕餮一样,不断地吸收着鬼道知识的营养,让蜂须贺老师都有种被饿狼紧紧追赶的感觉。

           雏森桃的鬼道天赋是仅次于黑泽幸太郎,她多次试图追赶上黑泽幸太郎的脚步,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让她失望,最后她也只能心服口服地说:“黑泽的鬼道天赋是我永远都追不上的。”

           事实上,蜂须贺老师是很满意地看到黑泽幸太郎的这种天赋的表现的。

           一天黄昏,他拿着一份二班院生的名单,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用笔圈划出了其中的五个名字。

           真央灵术学院每次临近期末,都会举办一次班级之间的对抗赛,检验这一学期的实战成果。而相互对抗的两个班级的实力是很接近的,绝不会出现一班和七班对抗的情况。

           战斗的赛制是五局三胜制,每个班级都需要派出五位院生,使用死神四技先后地进行对战。这五位院生代表着班级的荣誉,毫无疑问必须是班级中的佼佼者。

           二班的对手,自然就是一班。

           尽管一班是贵族班级,可是蜂须贺老师可不会认为他们是一群酒囊饭袋……恰恰相反,同样是贵族的他很清楚,一班的院生自小开始就被投入了多少训练当中,即使他们天资再差,也有着充足的后天努力。

           如果论整体实力,二班的院生还真的不一定比得上一班。幸亏,这次比拼的是每个班级中的最强的五位院生。

           蜂须贺老师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圈了“黑泽幸太郎”,顿了顿之后,他又圈了“阿散井恋次”、“雏森桃”以及“吉良伊鹤”,这四个院生就是站在二班院生的实力金字塔尖端的人。

           第五人他圈了在他们四人之下的一位院生,名叫“西条秋绘”,是一位端庄成熟的少女。她的实力发挥还是很稳定的。

           尽管班级对抗赛的结果从来就不能代表什么,可是蜂须贺老师还是会很重视。如果连他自身都不重视,那么就更别提自己的学生了。

           蜂须贺老师很快就向院生们解释了有关班级对抗赛的事情,并且也公布了参赛的五人名单,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异议,这样一来,他就顺利地聚集了这五位院生,集中地进行一段时期的重点培养。

           也是在这段时期里,黑泽幸太郎才能与那位身材高大、火红头发冲天的阿散井恋次以及平时沉默寡言的西条秋绘算是真正地认识与熟悉了。

           黑泽幸太郎总是愿意跟更多的人认识,连西条秋绘都不反感他,就更别提生性大方热情的阿散井恋次了。

           阿散井恋次总是会在训练结束后,一边手一个,拉着黑泽幸太郎与吉良伊鹤一起前去食堂,雏森桃和西条秋绘则慢慢地跟在后面,对黑泽幸太郎与吉良伊鹤的窘相捂着嘴笑。

           “我跟你们几个说啊。”阿散井恋次眼睛发亮地坐在食堂的椅子上,声音就像是喇叭一样。“这次的班级对抗赛我是绝对会全力以赴的,你们也不要留手,尤其是黑泽,你真的有太多次留手的做法了!”

           阿散井恋次指的是之前的死神四技的训练中,黑泽幸太郎往往在确认自己能够取胜的情况下,就会下意识地收敛自己的力量,这是阿散井恋次所绝对不能容忍的,他认为攻击的时候就应该出尽全力,让对手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黑泽幸太郎对这个观点也只能苦笑,这只是两个人的想法分歧而已。

           “你为什么这么想赢?”吉良伊鹤有些好奇。

           雏森桃和西条秋绘也有些困惑地看着阿散井恋次。其实他们四人对这次的对抗赛的结果都不怎么在意,唯独阿散井恋次好像是面对着毕业考验一样专注认真。

           “果然……还是因为那件传闻吗?”西条秋绘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忍不住问。

           阿散井恋次双手顺着耳朵往上地将火红的头发扎成一束,看起来异常的显眼:“算是吧……在一班里,我有一个绝对不愿意输的人。”

           他的话说到这里,吉良伊鹤、雏森桃和西条秋绘都明白了,尤其是吉良伊鹤,他是最清楚内情的外人。

           只有黑泽幸太郎还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不过阿散井恋次显然不想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立刻就埋头狼吞虎咽起来。吉良伊鹤他们也聊起了别的话题。

           黑泽幸太郎没有追问下去,他默默地咀嚼着嘴巴中的食物,内心却对这个“传闻”很感兴趣。